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小說推薦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华贵的白底镶金礼服,由独角兽毛和八眼巨蛛的蛛丝编制而成,点缀着大量金线和银丝。
光是材料就价格不菲,何况整套礼服的设计和制造,还是出自摩金夫人之手。
现在,极其熨帖地穿在威廉身上,尽显他的颀长身材。
换好礼服后,威廉比约定的时间,提前了几分钟,朝着有求必应屋走去。
我的唯一就是你 清濁世界
他推门而入,发现房间内的装饰,有了些许变化。
一座雕花梳妆台矗立在房间中央,赫敏正坐在柔软的椅子上,对镜梳妆。
“时间这么快就到了吗,威廉?”她的声音软软糯糯,带着一抹慌乱。
“没有呢,还有一点时间,是我来早了。”威廉走了过去。
“嗯,我也快好了!”赫敏缓缓站起身,转身看向威廉。
他瞬间愣住了。
赫敏身穿一件华美的浅蓝色刺绣做成的长裙,衣领镶嵌串珠,搭配着红宝石项链和钻石耳环。
她的头发不再是乱蓬蓬的,而是变得柔顺而有光泽,在脑后挽成一个高雅的发髻。
她还戴着一个小巧的银色冠冕,镶嵌着十二颗流光溢彩的泪珠状钻石。
这是妖精打造的头饰。暑假的时候,“催债二人组”去古灵阁讨账时,女孩瞧着喜欢,威廉便买了下来。
此时,被威廉这样直愣愣盯着,赫敏满脸通红,拢了拢裙摆,低头柔声道:
“怎么了?哪里不对吗?是不是很丑?”
“不,没有……我只是……”
威廉第一次说话有些结巴,以前看见芙蓉,或者芭布玲那只冷艳无双的吸血鬼时……都不会如此。
“只是什么?”赫敏双手背在身后,轻灵地走来,身上散发着诱人的香气。
那味道……香而不腻,简直勾人魂魄。
这会儿,女孩绯红着脸,就更加迷人了。
“漂亮吗?”赫敏摸了摸滚烫的脸。
威廉握住赫敏那只抚摸脸颊的小手,下意识揉捏道:“漂亮……你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女孩。”
“我才不信呢!”赫敏眨巴眨巴着眼眸,红着脸道:
“莱安娜阿姨告诉我,男孩子的话都不能相信,尤其是情话。
她还让我看紧一点你,别让你……跑掉了。”
“前面那句忘掉吧,只记住后面那句话就行了。”威廉炙热地盯着赫敏那张绝美的脸。
我的豪門之旅 可愛桃子
精心打扮后的赫敏,甚至比芙蓉还要漂亮三分。
女孩低下头,随即抬头痴痴望向他,认真点头道:
“放心,你这辈子都休想甩掉我。你去哪里,我就跟到哪!”
大概是还不习惯说这样直白的情话,赫敏的眼眸和双颊,几乎要滴水出来。
威廉捏了她一下鼻子,嘴角勾起笑道:“走吧,我们该去参加舞会了。
你是勇士……是今晚的女主角,可不能迟到。”
赫敏乖巧温顺嗯了一声,轻轻地挽起威廉的胳膊。
……
……
礼堂门口,已经站满了学生。
大家不再是青一色的黑袍,而是穿着五颜六色的礼袍。
女孩们更是莺莺燕燕,花费一切心思打扮自己,带着最贵重的首饰。
哈利站在人群里,在寻找着秋的身影。
異界之妖魔大
虽然秋不是他的舞伴,但远远看一眼……今晚也就满足了,可以睡个好觉了。
修士記 田十
“哈利,你在找什么?”帕瓦蒂皱眉问道。
哈利的舞伴帕瓦蒂,她是一个漂亮的印裔女巫。
女孩穿着扎眼的粉红色长袍,乌黑的秀发用金丝带编成辫子,手腕上的金手镯闪闪发亮。
看起来很漂亮,还有着一股咖喱味道。
“我在找罗恩呢。”哈利撒谎道。
“罗恩?他找到了舞伴了吗?”帕瓦蒂幸灾乐祸道。“我听说他和西莫打起来了。”
哈利尴尬道:“找到了,是拉文德。”
帕瓦蒂还有个妹妹叫帕德玛,是拉文克劳学院学生。
两人是一对漂亮的并蒂莲姐妹花。
哈利本来想让帕德玛做罗恩的舞伴的,不过被她直接拒绝了。理由是不喜欢黑巫师。
所以,罗恩才会去找拉文德。
哈利又环顾一圈,没有看见西莫。
他可能是因为没有舞伴,所以没来参加舞会。
虽然听起来很悲惨,但好处是……他不会和罗恩在舞会上打起来了。
“罗恩,这里!”哈利突然挥了挥手。
罗恩扭捏着走了过来,他穿着一件酱紫色的天鹅绒长裙,领口镶着仿佛发了霉的荷叶边
他身边还跟着拉文德。
拉文德穿着艳红色长袍,涂着厚厚的口红。脸上的粉底也厚的吓人,所以脖子和脸是明显的两个颜色。
她黏在罗恩身边,露出热情洋溢的笑容,以熊抱的姿态勒紧他。
远远看去,好像拉文德用手臂夹着罗恩的脑袋。
哈利都替罗恩感到溢出屏幕的尴尬,偏偏拉文德还喋喋不休:
“罗罗,好像西莫没来……这样你们俩就打不起来了。”
拉文德的话,听不出是高兴还是失落。
但她的表情看起来确实像是……失望。
她也看见了哈利,又问道:
“罗罗,是哈利啊,他不会和你打架吧?人家害怕嘛。”
罗恩的眼睛并不看着拉文德,而是在人群里东张西望。
他突然停止了动作,呆呆朝着木门看去。
一瞬间,不止是他,几乎所有的男女巫师都朝着门口看去,然后张大了嘴巴。
一对年轻的男女巫师走了进来。
威廉那一头浓密亮丽的深褐色头发,柔顺地卷着,墨绿色的瞳孔,好像绿宝石一样闪烁。
他穿着极其华丽的白金色长袍,除此之外,周身几乎没有做过多打扮。
没有带戒指,也没有带项链之类的繁琐累赘,却更显风流倜傥,清俊非凡。
不少人一眼就认出了威廉,然后扭头看向他身边那女孩时,都有些失魂落魄。
赫敏仿佛公主一般,头戴一顶冠冕,身上带着华丽的首饰,散发着银色光芒。
她走动时,蓝色长裙层叠铺展,仿佛一朵含羞待放的金线牡丹。
威廉和赫敏并肩而行,有点郎才女貌的味道,径直朝着礼堂走去。
路过罗恩时,他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些什么……但威廉与赫敏却仿佛没有注意到他,直接走过了去。
拉文德也不搂着罗恩了,她目光恍惚,直勾勾盯着威廉。
真是怎么一个英俊了得。
她继而嫉妒地腹诽,真是可惜啊,如此出色的男人,竟是格兰杰的男朋友!
还有那漂亮的礼袍,闪得不像话的的钻石。
好酸啊!
简直酸的胃出血!!
罗罗,我也要!
……
……
舞会即将开始了,费尔奇还拿着名单,不耐烦地站在门口守着。
他穿着一件很旧而且相当过时的燕尾服,上面打着一个蝴蝶结。
费尔奇需要确保,那些不到年龄的低年级学生,通通都无法进入礼堂。
婚有暗香來
毕竟圣诞舞会只面向四年级以上的学生,不到年龄、又没被邀请的话,是根本不准进入的。
他看了眼时间,有些烦躁。
稀稀疏疏的,总会有几个学生,不急不缓地走来。
费尔奇也想参加舞会,和平斯夫人来一曲爱的华尔兹。
费尔奇拿着名单,恶狠狠地盯着学生。
就在快要关门的时候,一个年轻的巫师走了过来。
费尔奇有些愕然,使劲揉了揉眼睛。
只见威廉·史塔克走了过来,他还牵着一个只有八九岁的小丫头。
天寿了!
“史塔克,刚刚不是和格兰杰一块进去的吗?”费尔奇警惕问道。
威廉转了转眼睛,狡黠道:“我有两个舞伴不行吗?”
“可是,这丫头还没有入学吧?”
费尔奇盯着加布丽。
他的言外之意是……这么小,你都下得去手?
畜牲啊!
“我就喜欢小的,不行吗?”威廉理直气壮道。
加布丽也使劲点点头,努力踮着脚,馋住威廉的胳膊。
很快,两人顺利混了进去。
加布丽小声道:“安妮,真的没问题吗?被发现的话,威廉会不会生气?”
“哥哥不会的,但赫敏可能会打断我的腿……所以小心点,别让她发现了。
安妮说着,戴上了一张面具,也给加布丽戴上了一个。
这是赫敏从威尼斯给她带的礼物。
正好派上用场。
希望今晚玩得开心,
安妮发誓……只有这一次!
……
……
(求推荐票各位大佬。
感谢“寂寞飘雪A745”,“Ace101”两位大佬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