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浮雲列車 線上看-第六百二十二章 巫師的寶庫展示

浮雲列車
小說推薦浮雲列車浮云列车
虽然奥兹·克兰基告诉她,一切都在预料之中,但“纹身”吉祖克突如其来的冷落还是让她很惊奇。距离这位教皇冕下风驰电掣的从石塔飞走已有三天,希塔里安还是会在梦里惊醒。他对炉火展露微笑——她总会想起这一幕——血红的牙龈间,门牙似乎变成怪物的尖齿。
得知希塔里安在仪式上选择了第七个洞穴时,“纹身”吉祖克大发雷霆。他没对女孩大吼大叫,也没施以体罚或诅咒。他只是对着熊熊燃烧的壁炉微笑,仿佛根本没听见她的话。失败了?噢。因为想探索最后一座山洞?噢。非常抱歉?噢。没关系,盖亚的教皇冕下和蔼地微笑。没关系,我不需要知道你的理由,你还有机会……
……可惜全是她的幻想。很难形容她当时的恐惧,但绝非惊吓那么简单。希塔里安感受到恶意,不是针对她,而是对她的火种。他的目光中似乎有种残忍的意志向外辐射,令人血液凝固。不夸张的说,他简直要把某人活吞下肚去。山洞有那么重要?我竟让他这么恼火?她甚至后悔听奥兹阁下的嘱咐。连面对黑骑士时,希塔里安也没这么害怕过。我该选择第六个的。
但希塔里安没在恐惧中崩溃,誓言帮了她。夜莺的灵魂之焰被魔法保护,北方人告诉她,你不用担心泄露秘密。只有特别的巫术可能让你露馅,但你不必碰见它。他没骗她。希塔里安感受到寒意,仿佛一桶冷水从头淋到脚,熄灭周围暴虐的火焰。她这才清醒过来,慌忙给自己施加魔法,祛除恐慌的余韵。
一只手碰她的肩膀。“别吃我!”希塔里安尖叫。她猛转过头。
“要是你跳到盘子里,我没准会考虑考虑。”奥兹·克兰基说。他帽子上的气球换成红颜色。“忘记糟糕的事罢,希塔里安,你脸色真难看。”
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浮雲列車討論-第六百二十二章 巫師的寶庫展示
“抱歉,阁下。我非常抱歉。”
“你在发抖。噩梦?还是吉祖克?”
这两个词的含义居然雷同。“我让他很失望。”
“要我说,你让大多数人都很高兴。尤其是林德。”“怪诞专家”的手里转动着一支握柄,“吉祖克发火不是因为你,希塔里安,你只是恰好赶上,不太幸运。教会在丹劳的分部出了问题,他如今已经离开巫师之涯了。”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浮雲列車笔趣-第六百二十二章 巫師的寶庫熱推
“真的吗,阁下?”
“你不该怀疑我。”克兰基不高兴地转过身。“学徒没有质疑我的资格。跟我来,你接下来还有测试要完成。”
她惴惴不安地迈开步子,走在怪诞专家身后。如今吉祖克不再盯着她,会来接手我的只可能是奥兹·克兰基和他的杜尔杜派。希塔里安隐约能感受到自己的价值,在寂静学派里,她和普通的学徒不一样。或许这就是结社的目的,他们要我接近学派的高层,好获取秘密。然而到了现在,她也没被委派任何夜莺的任务。
第二项测试的场地远比火种仪式宽广,但能通行的道路十分狭窄。奥兹·克兰基带着她在密密麻麻的器械间穿梭,帽子上的气球摇摆不定。这里几乎是所工厂,到处是半新的废弃家具。希塔里安看见一座缺了指针的时钟,一排串在一起的铅色方块,上锁的、半人高的硬壳书,漂浮在空中的青绿宝石摆件,半圆形门的赭色橱柜,还有镶银竖琴。一只木轮子探进过道,在空中匀速旋转。她不得不低头绕过它。怪诞专家则像幻影般穿透而过,气球在轴心轻轻一触。
这些东西整齐地堆满架子,笼罩在沉静的阴影里。
愈往深处,光线愈暗。希塔里安听见窃窃的细小响动,多半是老鼠发出来的。她四处打量,发现周围干干净净,连灰尘都没有,更别提老鼠留下的足迹了。木头也光滑干燥,没有虫蛀痕迹。难道这里没有虫子?空气很潮湿,不过换作我是虫子,也不会把家安在神秘生物的仓库里。她吞吞口水。
“在这儿呢。”“怪诞专家”忽然停下脚步。希塔里安看见他面前有一扇深绿色的金属门。他要希塔里安站在原地,自己踏进门后。“什么也别碰。”临走前他嘱咐。
但这里的一切都是她前所未见的。希塔里安想知道先前的声音由谁发出,想知道不停旋转的轮子有何作用,她更想知道金属门后有什么。可惜它严丝合缝,像她脑子里的魔咒一样牢固地保守着秘密。我应该四处走走,这里是巫师的宝库,或许有结社需要的东西。就算没法带离,知道它们的存在也有用处……她稍微后退一步。
一盏落地台灯站在金属门旁,“怪诞专家”顺手打开了它。魔法的光辉在玻璃后跳跃,让她的火种感到舒适。若非奥兹的举动,希塔里安甚至没发觉这是一盏灯,它看上去和一棵蓝莓树没两样,叶子青翠欲滴,果实缀在枝头。
树梢上站着一只乌鸦,它体格大于猫,几乎比希塔里安养的猫头鹰露丝还大,羽毛丰盈光亮,笔直地支棱着。它有鲜红的爪子和匕首似的鸟喙,眼睛犹如两颗大葡萄。恐怕它一直盯着希塔里安。我之前怎么没发现这只鸟儿?她疑惑不解,甚至有点害怕了。
她与乌鸦目光一触,随即意识到对方注意到了彼此的存在。鸟儿歪过头,眨眨眼睛,不动了。它目光呆滞,仿佛变回了装饰。还好它没朝我飞扑过来,希塔里安暗自庆幸……“抓小偷!有小偷!”乌鸦声嘶力竭地高喊,叫声打破寂静。
希塔里安差点拔腿就跑。一时间,她的耳边除了乌鸦嘶哑的尖叫,就是自己的心跳声。这只蠢鸟!它在吓唬我。希塔里安勉强镇定下来,试图用魔法安抚它。但乌鸦仍然喊叫不休。
魔法没用,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希塔里安束手无策,只好抬头恶狠狠地瞪它。“你说什么?”
“你想偷东西。”通用语透过尖尖的鸟喙,“我看得出来!小鬼。”
“你才想,大肥鸟。”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浮雲列車 txt-第六百二十二章 巫師的寶庫分享
“没人敢这么跟我说话!”
是吗?希塔里安缩缩脖子。她摸不准这只乌鸦是什么,也无从分辨这话是威吓还是事实。她觉得自己需要谨慎一点。“别人和你说什么呢?”
“首先,他们称呼我为先知。”
“你不是先知。”希塔里安断然否认,“先知在天空中的克洛伊塔里呢。”
乌鸦抖抖翅膀,“我们不是一个先知嘛。”它有点难堪,看来是自知与伟大的高塔圣者没法相比。“我和他顶多有点业务上的重合……这么说吧,我能准确预言你未来三分钟的举动。是完全准确!”
希塔里安半信半疑。“那我三分钟后会怎样?”
“如果我告诉你,事情就会产生变化。”
“预言就不一样。”
“预言也分很多种,菜鸟,你可别一概而论。”
它在吓唬我,她终于发觉了。“就像先知也有很多个,肥鸟?”
“见鬼,你赢了!制作我的巫师称呼我为胡吉。”
希塔里安抓住这个词:“制作?”
“我是个符文生命,学徒。被巫师创造出来,当成神秘物品使用。你总该知道神秘物品吧?这里到处都是。”
到处都是。希塔里安想起一路上的见闻,这些都是神秘物品。巫师的宝库怎会有凡人的东西?这样合情合理。她早就知道。“当然。你能说些我不知道的事吗,大乌鸦胡吉?”
“只有胡吉。况且我是渡鸦,你认错了。”鸟儿振翅飞到更低的枝条上。灯泡在头顶闪耀,它的羽毛似乎泛起一层金光。“这么说,你想知道未来喽。”
“你还有别的魔法吗?”
“不。我就是为预知而诞生的。”
“我也没落东西在高处。快谈谈三分钟后罢,胡吉。”
渡鸦把头歪向另一侧。“如果我告诉你,你就会试图改变……不过‘怪诞专家’奥兹·克兰基阁下在此,你的意图毫无意义。好吧,我告诉你。”它清清嗓子。“你会在这里等着,直到这扇颜色脏兮兮的金属门打开。你会朝里张望,猜测门后的风景。”
只要后面不是一堵墙的话。“我看见什么了?”
“什么也没看到。克兰基阁下将你的测试用具拿出来,准备你到另一处去完成。他再次打开门时,你会见到上次就职仪式的场地。别怀疑,那扇门能承载矩梯魔法。这一切花掉了两分钟。”
“你可以一直看到三分钟后吗?”
“倘若魔力足够的话。现在不行,我的魔力存量有限。”
“我也有魔力。”
“你?你的神秘度不够。我是空境的神秘物品,这盏灯也是。虽然它的效果相当一般,但神秘物品的分级就是这样。”
希塔里安只好放弃。“在最后一分钟会发生什么?”前两分钟的未来她并不打算改变,但胡吉这么说多半是有原因的。最后一分钟,她的想法会有变化么?
“你的测试开始了。准备工序包括脱下鞋袜,喝掉两杯魔法药剂,然后在椅子上牢牢躺好。你提出解开固定你的束带,但克兰基阁下拒绝了。这是明智的决定。因为魔纹才一启动,你就差点掉下来……痛苦瞬息降临,你的思维陷入停滞。未来到此为止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