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有請小師叔 愛下-第一百四十章 青雲宗的態度【大章求月票!感謝老鷹吃小雞的盟主】展示

有請小師叔
小說推薦有請小師叔有请小师叔
“就应该这样……”极乐大魔王轻轻一笑。
老龟一向稳重,之所以突然发飙,自然是这家伙在一旁嘀咕。
自己堂堂大魔王,都毕恭毕敬的喊爷爷,你特么一个小兔崽子称呼小师叔,咋这么大脸呢?
“我这样做,主人不会生气吧……”
老龟有些担心的看过来。
“放心吧,爷爷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是这小子找麻烦在先,你教训他,主人不但不会生气,弄不好还会夸奖!”极乐大魔王道。
从上次毛驴的事,就看出来了,如果是他出手,肯定要挨揍,三头妖兽去做,就没事了……
“是吗?”老龟颤巍巍的向飞走的主人看去,见他并没有生气,刚觉得松了口气,对方传音在耳边响起:“做的不错!”
“是,主人……”老龟连忙点头。
这个大魔王,看起来傻乎乎的,没想到说话竟然是真的,不错,下次主人再揍他,替你求情……
不管它的心理变化,苏隐向下飞去。
虽然老龟不知和谁学的这么主动,但这件事,做得还算不错。
他不想立威,但也不可能任由外人随意欺负,否则,所谓的“高手”人设,留着还有什么用?
他只想当个平平凡凡的修炼者,可……镇仙宗就指着他一人,一旦人设崩塌,所有人都会死。
“苏公子……”白一一急匆匆追了上去。
“你不用跟着了!”
懒得多说,苏隐骑着毛驴笔直落在城门口,直接走了进去。
“是……”脸色难看,白一一来到地上的三皇兄跟前,银牙咬紧。
她花费了这么大心血,才和对方搞好关系,结果……被这家伙,几句话就搅黄了!
“可恶!”过了不知多久,满身焦黑的三皇子,挣扎着站了起来。
堂堂皇子,大兖皇城镇守将军,竟然被人在皇城边上,从空中打下来,绝对是奇耻大辱!
“陈迅,马上召集守卫军,把镇仙宗这些人,全给我抓了……”大手一摆,白聪咬牙。
“够了!”白一一牙齿咬紧:“白聪,你到底要干什么?我传讯难道没说清楚?父皇为什么不亲自过来?”
她传讯让父皇亲自过来迎接这位小师叔,为何父皇不来,而是派了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三皇兄?
“父皇日理万机,而且正在陪合阳宗、云剑宗、临海宗几大宗门的宗主,怎么可能亲临?小小的镇仙宗而已,我贵为皇室血脉,亲自过来迎接,已算给足脸面!”
白聪道。
“你难道不知道大盐城发生的事?不知道这位镇仙宗小师叔的实力?”
见他说的如此理直气壮,白一一气的哆嗦。
“听说了,不过是为了防止宗门覆灭,故意传出来的假消息而已,一个十八岁少年,就算一出生就修炼,又能拥有什么实力?”白聪不以为然。
消息昨天就传到皇城了,若说一位几百岁的老怪物,可以一指镇压上百位高手,他信,一个十八岁的小子……能再假一点吗?
不仅他不信,大兖皇城的所有人都觉得夸大其词了,目的就是为了遮掩镇仙宗高层陨落的消息。
“父皇也是这种想法……”白一一愣住。
闹了半天,大家都不信这位小师叔拥有超绝的修为……想想也正常,不是亲眼所见,说给自己听,是不是也会当成假的?
丹云级别的丹药、起死回生的医术、木船随便雕刻阵纹,就能把连传承七重的蛟龙,当场撞死……
亲身经历,都觉得跟做梦似得,让没见过的人,如何相信?
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有請小師叔 愛下-第一百四十章 青雲宗的態度【大章求月票!感謝老鷹吃小雞的盟主】分享
“父皇说……你为他所救,心存感激,所以,言语中可能……有些夸张了些!”白聪解释道。
“果然……”
白一一身体冰冷。
父皇果然也不信,难怪不亲自过来迎接……不信不要紧,别因此怠慢啊!不行,我要去解释……
想到这再也忍不住:“我要去见父皇,把事情说清楚!”
说完,身体一晃,笔直向城内飞去。
“御剑飞行?神宫境?”
白聪愣在当场。
他这个妹妹,因为病重,从未修炼过,怎么……短短几天不见,不但病症完好无损,还能御剑飞行了?
“过去看看……”
不敢迟疑,急匆匆跟了上去。
……
大龙山,落霞谷,因傍晚时刻,在这能够看到美丽的落霞而闻名,也是联盟炼器堂所在地。
宽敞的炼器大殿,一群老者端坐其中,一个个眉头皱紧。
“现在情况如何了?”沉默了不知多久,一位老者打破安静。
“六天前,出现变故,封禁之处,冲击太过厉害,老师的残念已经坚持不住,有些溃散了……”
中间的一位老者叹息一声,忍不住摇头:“如果固灵仙石还在这里,倒是可以让老师多坚持一段时间,但现在……”
炼器堂堂主,洛清风。
“大兖州,八大封禁之地,我们这边坚守不住,剩下的同样会被突破……真要如此,就麻烦了!”
第一位说话的老者,满脸着急。
“昨日徐冲长老传讯过来说,找到了孙昭,希望能将固灵仙石带过来吧!”
“这个孙昭抢夺固灵仙石,据说是为了他的道侣,现在百年过去,我怕已经使用……”
一个长老苦笑,话音未落,大殿外响起了急匆匆的脚步声。
“堂主……”
人影一闪,徐冲走了进来。
“怎么样?”见他这么快回来,而且面带喜色,众人全都一愣,洛清风眼睛忍不住亮了,急忙站起身来。
“仙石没找到,但我得到了另外一样东西,对李前辈绝对有效!”徐冲抱拳。
“什么?”
“护灵丹……”徐冲笑了笑。
对望了一眼,众人各自从对方眼中看出了疑惑。
“这种丹药保护一般的灵性问题的确不大,但镇守封禁之地千年,灵魂已经十分虚弱,别说八品丹药,就算达到九品,也作用不大吧!”洛清风忍不住道。
“一般的丹药的确效果不大……”徐冲嘴角扬起:“但如果是丹云级别的?”
“丹云级?你确定?”洛清风全身一震。
这种级别的丹药,只在传说中听过,大兖州真的存在?炼丹堂也炼制不出来吧!
“确定!我虽然不是炼丹师,但丹云级丹药还是不会认错的。不过,这种级别的药物,已经有了灵性,一旦放出必须立刻服用,否则,不但药性会损失,弄不好还会趁机逃脱……”
徐冲道。
若不是小师叔呵斥,这枚丹药即便是他,都控制不住,所以,放在储物戒指中,不敢轻易拿出,否则,一旦逃走,哭都来不及。
“去找老师吧,真有用,直接给他服用!”洛清风也知道这点,没有太多迟疑:“大家一起过去,万一出了什么事,也有个照应!”
“是!”
众人紧跟其后,急匆匆飞出大殿,时间不长来到峡谷深处,一个幽暗的通道出现在面前,上面布满了阵纹和封印。
“老师……”洛清风躬身。
“嗯……”封印中,一个虚影缓缓浮现,显得有些虚弱:“我已经坚持不住了,你们需要尽快想办法,不然,封禁破开,谁都阻挡不住……”
“老师,丹云级的护灵丹,对你可有用?”打断他的话,洛清风直接询问道
“丹云级?护灵丹?真有这东西,我就有救了,不过……我现在是残念,无法直接服用,需要将我尸体取出来,让其吞下,只要丹药进入腹腔,残念进入其中温养,很快就能恢复……”
虚影愣了一下,道。
别说普通丹药,就算是大师级,完美级,对他现在的他来说,用处都不大了,但丹云级……不仅有效果,甚至还能让其突破!
“不过,有一点需要注意,必须整体吞服才有效果,一旦破坏结构,无法形成丹云,效果也就没了……”虚影解释道。
“我明白!”听老师确定,洛清风松了口气,取出堂主令,在一侧的墙壁上轻轻一压。
嗡!
一个狭窄的山洞出现,里面摆放着一口青铜色的棺材,不知什么材料打造而成,表面刻满了阵纹,散发出强大的威压。
巅峰灵器!
这口棺材,居然和徐冲长老的霜雪夺魂钩一样,达到了巅峰级别,甚至更加强大!
洛清风两步进入山洞,手掌轻轻一推,棺材板慢慢划开,出现了一个老者的尸体,和封印中的虚影,一模一样。
“诸位,护住周围,千万别让丹药逃脱!”交代诸位长老一句,洛清风再次看向徐冲:“徐长老,刚才老师的话,你也听到了,将丹药取出,我们一起帮他服用吧!”
“嗯,不过……”
徐冲点头,脸上露出一丝为难之色:“丹药可能有点大,李前辈的尸体,未必能够吞的下去……”
“丹药级别越高,成丹越难,能达到丹云级,还能多大?放心吧,虽然只是老师的尸体,只要运用力量,帮忙吞下去,还是很容易的……”洛清风轻轻一笑。
丹药而已,再大能有多大?这位,未免小题大做。
“好吧!”
见对方如此笃定,徐冲不再多说,手腕一翻,一枚足球大小的丹药,立刻悬浮在面前,上面一层层云气激荡,宛如晚霞。
“这……”洛清风一呆,差点没当场晕过去。
耍我玩的吧,丹药有这么大的?
这特么是绣球吧!
“是……我们要怎么给李前辈喂下去?”徐冲尴尬,一口口咬,吃完这么大都不知需要花费多久,整吞……很难做到吧!
“……”
洛清风一脸纠结。
虽然没见过丹云级丹药,但眼前的云霞光芒耀眼,药香浓郁精纯,绝对是传说中的那个级别……可怎么吃?
忍不住走出山洞,重新回到封印跟前:“老师,丹药好像有些大,你的尸体,未必能够吞服的下去……”
虚影一脸正色:“修仙者的肉身,都很强大,不用怕出现什么问题,再说……我人已经死了,还有什么可顾忌的,塞不进去硬塞,总能放进去!”
“不是,要不老师……你还是过来看看吧!”洛清风道。
“我出来一次,消耗很大……”虚影摇了摇头,最后还是走了出来,跟在对方身后,来到山洞,看向眼前悬浮的丹药,半天说不出话来。
这玩意……真是给人吃的?
“要不,我塞一下试试……”洛清风弱弱问道。
“……”虚影面皮一抽:“算了,剖腹吧,切开肚子,将丹药放进去……”
“是!”洛清风点头。
这么大药物,正常路径肯定是进不去了。
做为高手,对人体结构都了解的很清楚,时间不长,巨大的丹药被缝到腹腔,李朝奉的尸体,看起来像是变成了孕妇。
虚影不敢迟疑,钻了进去。
眨眼功夫,药力激活,原本虚弱的身影,变得越来越凝实,短短几个呼吸,就从快要陨落,变得强大无匹。
“这……”
洛清风等人激动地拳头捏紧。
不愧是丹云级的丹药,固灵仙石,都远远不如。
轰!
不知过了多久,药力被完全吸收干净,虚弱的身影,此刻和实化了一般,一举一动散发出强大的力量。
之前,虚影太弱,无法移动现实中的东西,而现在和真人无疑,任何东西,都可以随手拿起。
“这枚丹药,可是帮了大忙,不知炼制者是谁?”
李朝奉的虚影忍不住看向徐冲,洛清风等人也眼中充满了火热。
一枚炼制出丹云级丹药的超绝人物……作用之大,绝对无与伦比。
“就是镇仙宗那位小师叔……”徐冲连忙介绍了一番。
“随手炼制圆满灵器?木船可以撞死传承七重强者?一指镇压一百多位高手……”
听到他口中的介绍,房间内逐渐安静下来,一个个面面相觑,不敢相信。
若是别人这么说,他们肯定觉得信口开河,但徐长老,而且将丹云级丹药带来了……
“不管他修为实力如何,炼制出这枚丹药,就是我炼器堂恩人,徐长老,你与他相识,如果能邀请过来,成为我们炼器堂的太上长老,绝对赚大了……算了,还是我亲自来吧!”
洛清风眼睛放光。
“你说的不错,这种人绝对不能怠慢,不然,一旦给炼丹堂、阵纹堂拉过去,咱们再想追赶,就难了……”
李朝奉虚影同样点头。
联盟八大堂,虽然守望相助,却也存在竞争关系,既然知道有这样一个超绝的人物,必须尽快拉拢到自己这边,否则,让其他人捷足先登,就完了!
洛清风点头,笔直冲了出去,刚飞了几步,转过头来:“通知堂内所有长老,和我一起,这样显得更加尊重一些!”
“是!”众人点头,齐刷刷飞了出去。
……
同一时间,青云宗议事大殿,墨渊将这次前往镇仙宗的事情,都说了一遍。
“炼丹、医术、炼器、阵纹最少领悟到了九品以上?修为超越永恒,极有可能达到了虚仙?这……”
房间安静的落针可闻,沉默了许久,宗主墨青城这才哆缩了一下,喃喃自语。
听完师父传来的讯息,就猜出这位小师叔,可能很强,但做梦都没想到,这么强!
已然超出了自己的想象。
“是啊,极乐大魔王,诸位想必都知道,虽然封印多年,重伤未愈,但毕竟曾是虚仙巅峰强者,最接近真仙的存在,这几天我悄悄观察了,目前最少也拥有传承五重、六重的实力!即便如此,在镇仙宗,依旧乖乖听话,低调的和孙子一般……”
墨渊神色凝重:“由此可见,这位小师叔,强大到可怕的地步,才能轻易将其镇压,让他产生不了丝毫反叛的念头!”
他只说了大魔王和苏隐,并未说三头兽宠,以及院子里的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不是不想说,而是怕说了……也没人相信,反倒觉得他在胡扯,从而降低了警惕之心。
“既然老师这么说,我们要好好搞好关系,他们现在,不是没地方居住吗?不如……把青云庄园直接送出去!”
墨青城道。
“青云庄园是咱们青云宗,经营了几千年的产业,大兖皇城最大的居住地,占地一千多亩,直接送出……”脸色一变,一位长老急忙劝阻。
青云庄园,算是青云宗的第二个住处了,很多办事、试炼的弟子,都会居住其中,直接相送,是不是出手太阔绰了?
“无妨!”墨青城摆了摆手:“老师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话,送出再多东西都值!有这种修为的强者坐镇,我大兖州,也将会越来越强大,超过大乾州、大源州,也未必不可能!”
“嗯,青城的做法,我赞同!”墨渊点头。
能和这位小师叔搞好关系,青云宗越来越强,指日可待。
不说其他,孙昭不就是因为这位小师叔,才在短短几天,就从宗师九重巅峰,达到了传承二重吗?
自己也因为他,从传承三重突破了四重!
“刘长老,你现在通知青云庄园的弟子,立刻回归宗门,我现在就去把房契,和其中阵法玉符,一并送过去!”
墨青城站起身来。
见宗门内,两位最顶尖强者开口,其他人在没什么可说的,只能点头答应,同时一个个都对这位传说中的小师叔充满了好奇。
十八岁……难道真有这么厉害?
……
苏隐并不知道徐冲、墨渊走了之后,会引起这么大的反应,此时的他,正站在大兖皇城的主干道上,有些不悦。
“这里不允许骑驴?”
“是的,这是大兖皇城,不是乡下角落,骑马、乘坐马车,甚至骑乘厉害的妖兽,都可以,骑驴……不行!”
一个小厮满脸堆笑的站在面前。
这可是大兖州的皇城,骑驴……真不知这位怎么想的!
“你刚说妖兽可以……我这头驴就是妖兽!”苏隐道。
“这位少爷开玩笑了……”瞥了一眼毛驴,小厮尴尬道。
一点妖元都没有,而且这么普通,你跟我说……是妖兽?开玩笑呢!
“算了,不骑就不骑,牵着总可以吧!”苏隐道。
小厮摇头:“牵着也不行,毛驴不能进城!”
“作为宠物,也不行?”苏隐脸色难看。
还没进来,大兖皇室就针对镇仙宗所有弟子,现在又针对这头毛驴,咋了,我驴吃你家饭了?
“宠物最低都是妖兽,而且缔结契约,除非你能证明,这头驴和你缔结契约了,否则,我真的无能为力……这位少爷,总不至于难为我一个小人物吧……”
满脸苦笑,小厮话音未落,就见眼前的毛驴,低头看了过来,一脸诚恳:“我证明,我是主人的妖兽,和主人缔结契约了!”
“啊……”一个趔趄,小厮摔倒在地:“神、神宫境妖兽?”
妖兽只有达到神宫境,才可以口吐人言,这位能够说话,岂不表示拥有这种修为了?他居然一直以为只是普通的毛驴……
“好了,别废话了,我想问问,附近哪里有地方可以短时间内租住,最好能住下两百多人的!”
懒得和对方继续墨迹,苏隐问道。
“长时间居住的话,倒是好找,短时间的话……不太容易!”
迟疑了一下,小厮道:“这样过吧,两位爷,还有驴爷,我带你们去落雨商行,这地方有很多地方租赁,应该可以找得到!”
“带路吧……”苏隐摆手。
小厮点点头,急匆匆向前走去。
好大一会,果然看到一个恢弘的商行出现在眼前,众人齐刷刷走了进去。
……
皇宫,辉煌威武的坤元殿,大兖皇帝白占青,正端坐其中,两侧坐了五位老者。
合阳宗、云剑宗、临海宗、山青宗、烈云宗五个宗门的宗主,每一位都气息非凡,竟然都是达到传承境的强者。
环顾一周,白占青将杯中的美酒端起,脸上带着歉意:“诸位宗主,实在不好意思,我这位三皇子,幼年时侥幸被青云宗墨宗主收为弟子,三十不到,就达到了神宫九重;炼器上也有些成就,已是五品炼器师,成为炼器堂洛堂主的关门弟子……所以,人可能自傲了些,言语中多有得罪,还望海涵!”
“陛下客气了,白聪殿下,年少有为,有些傲气也算正常!”
“他负责守卫京畿重任,要求严苛一些,也是对所有人负责!”
“殿下如此年轻就达到神神宫九重巅峰,宗师指日可待,看来陛下后继有人了……”
……
几位宗主对望了一眼,同时起身,端起酒杯笑道。
能成为一宗之主,自然不傻,对方先说这位儿子的天赋,又点出身份和背景,集合三方势力,明面上是在道歉,实际上却是在震慑。
“宗门弟子大多年轻气盛,再加上门派与门派之间,有的也有些摩擦和过节,每次宗门评比,都有弟子在城内闹事,很容易伤及无辜……我让聪儿负责京畿护卫之职,他也是太恪尽职守了,可能要求的苛刻了些,能得到诸位的谅解,本皇,深表感激!”
哈哈一笑,白占青言语中充满了豪迈。
“每次都给陛下带来麻烦,我们也心有戚戚然!”
“三皇子这么做是对的,我们赞同!”
“刚开始是觉得有些不舒服,但无规矩不成方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几位宗主再次点头。
宗门评比的弟子,大多是天才,各有傲气,住在城内,的确常有摩擦,而且这些人,一旦战斗,剑气纵横,摧毁民舍,伤到普通人,是常有的事,皇室这样选择,也很正常。
让三皇子唱黑脸,先让人停在外面,不要进城,然后自己再出面做好人,顺便拿出青云宗、炼器堂震慑……
不愧是统御一个朝代的皇帝陛下,玩弄人心的手段,炉火纯青。
如果白一一在这,也就明白,为何明明和父皇说的很好,三哥的态度却这样不对劲。
“诸位宗主客气了!”
笑了出来,白占青轻轻招手:“这是宗师境妖兽的肉,是我一次狩猎,捕杀的,邀请了皇城最好的名厨,味道不错……”
哗啦!
伴随他的话,一道道珍馐美味被端了上来,一瞬间清香荡漾整个房间,让人食指大动。
看着眼前的丰盛美食,五位宗主,刚才有的一些不满,此刻全部消失殆尽。
“对了,刚刚得到消息,镇仙宗也到了城外,不知……诸位对这位横空出世的小师叔,有多少了解?”
酒肉正酣,想起什么,白占青问道。
“镇仙宗?”
合阳宗宗主洪清沉思了一下,道:“我们也没接触过,但胡长老回来说,年纪不大,一身修为却深不可测,怕是超过了传承四重!当然,这个消息,我是有些怀疑的,修为突破,和灵气有关,灵脉的等级不够,天资再高,也很难成功!”
“不说其他,就说那些二流宗门,为何诞生不了传承境强者?因为天资不好,功法不够吗?并不是,没有一等灵脉,想要突破,难度增加了十倍不止,成功……太难了!”
“是啊,灵脉才是关键,这也是我们为何一到评比,任何事都不管不顾,拼死都要守住一流宗门名头的原因!”
烈云宗宗主褚松点头。
洪清继续道:“镇仙宗只有一个一流灵脉,而且品质算是最弱的,先不说天赋,这种地方能诞生传承一重强者,就不错了,四重……绝无可能!”
“我也这么觉得,但很多宗门的高手都去了,就连青云宗的墨渊太上长老也在场,修为不够,肯定一眼就能看出,又怎么可能,任由其出尽风头?”
山青宗宗主卢庆之道。
“这……”
房间沉默,所有人都说不出来。
这才是他们想不通的。
虽然不相信那位小师叔拥有超绝的实力,可……各种的长老,都详细阐述了当时的情景,作假,肯定是做不出来的。
“其实也没什么,我已经派聪儿邀请这位小师叔了,到底有没有实力,又有何种修为,亲眼见到你,必然知晓……”
见众人都说不出所以然来,白占青便不再这个问题上纠结,笑道。
“回禀陛下!”
就在此时,一个太监急匆匆走了进来:“三皇子和小公主在外面求见!”
“来了!”
眼睛一亮,白占青站起身来。
其他人也都眼神一凝。
是真的强者还是假的……马上就能揭晓了!
(问老鹰这二货要章推,这家伙,甩手一个盟主……有钱就是任性,我服!月中了,求几张月票,压压惊!!)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