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靈契之主》-第八百零六章 生靈即受威脅相伴

靈契之主
小說推薦靈契之主灵契之主
“这是什么东西?”
雀旦惊呼,既从内心深处感觉到畏惧,满脸都是震惊,还有几丝小心和被触犯的怒气。在他觉得自己无敌时,被一群老和尚束缚四个时辰之久,那等力量,令其只能待在原地。可现在,阿烛释放出的血光虽说没有实质性的伤害,但威慑力极强,令其僵在原地。
若以大荒的等级判断雀旦当前的实力,他确实可以说是神。所谓的神,无非就是远超自身存在,掌握无上力量的生灵。但雀旦当前为阿烛身上的波动感觉到畏惧,不禁心里一颤,可阿烛体内的力量,才只是刚被激发。
夏萧见阿烛既真的将这股力量释放出,且令雀旦滞于原地,不禁暗喜。虽说当前师父等人已命丧黄泉,他们也不能起死回生,可只要能战胜雀旦,令其滚蛋,他们起码守护住了自己该守护的天下生灵。
站在阿烛一侧,夏萧看向阿烛时,有些焦心,问:
“怎么样,可以控制这股力量吗?”
释放的过程并没有什么出奇,可阿烛正欲点头时,双眼中的灵智已被一股浓郁的血色占据。这等色彩并非魔气的黑红光泽,也和上善拥有的破坏及湮灭之力不同,这是一股单纯的血色,宛若鲜血一般,不带有任何杂质。
当阿烛双眼成血色,四周空中也飘起无数股鲜血,道道有筷子般粗细,不曾间断。它们不知从何处来,可围绕阿烛而动。
紧接,在其身体不受控制,宛如舞蹈倒踢紫金冠般弯动腰肢时,一股波动穿过夏萧。他双眼睁得极大,没有半分痛觉,可有一股血色洞穿他的身体,似要夺走他的鲜血。
这似乎也不是什么友好圣灵的力量,起码夏萧这么觉得。而它比苍穹中的魔气乌云范围还要广,瞬间威胁到大荒世上的每一个生灵。无论多遥远,无论藏于何处,无论大海之下还是陆地上,或是苍穹中,都被其一瞬威胁,当即动弹不得,只是望向南方,似随时为血神的召唤牺牲自己的一切。
一息威胁万千生灵,这等实力,即便雀旦自己都做不到。他的体内率先受创,一滴滴无比纯正,剥离魔气的暗红血液被吸食走,汇聚在阿烛身边,不停流动。
夏萧于茫然时看向四周,察觉到雀旦的动静时,不禁笑道:
“你不是自诩无敌吗?怎么现在脸色这么差?”
“你怎么没事?”
雀旦不满于夏萧比自己好受,而他不说,夏萧还没注意,原来阿烛身上的血来自于前者。他终于看到一滴滴鲜血从雀旦身上流出,在空中转动,最后归于阿烛所用。他身上没有半点异样,可能是因为阿烛知道什么人能吸收,什么人不能伤害。说的现实些,放弃浪漫的元素,就是他体内还存有阿烛的力量。
差不多看透一切的夏萧并未开口,只是盯着雀旦,似想留几分神秘。当前神秘是最好的武器,且阿烛的力量比他想的还强,因为吸食来雀旦的鲜血可不是什么易事。
随着时间的慢慢推移,雀旦还是无法摆脱阿烛的压制,无论怎么都无法吸食她和夏萧的生灵之气。
这等诡异,令其三万年来首次这么慌张,可他不知的,是大荒中的所有生灵和他一样,甚至比他还惨。他起码还能抵抗,可其余上亿生灵,包括荒兽大森林中的存在,都只是待宰的猪羊,虽无绳索捆绑,可已被控原地,只需一念,便可被刀要了性命。
“怎么可能?”
雀旦惊愕想摆脱,但夏萧冷笑道:
“阿烛怎么说都是神界主神的神识,这等存在,神界只有三位。我学院院长为其一,阿烛又和其中一位有关,你觉得你这吸食万千生灵走出的邪神,能摆脱她的束缚?”
雀旦不知夏萧所说是真是假,但他此时无法离开为真,能吸食夏萧和阿烛的生灵之气为假。这么耗下去,对他可没有好处,即便雀旦知道这个道理,还是无法逃离,只是在原地与夏萧对峙。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靈契之主笔趣-第八百零六章 生靈即受威脅看書
很快,他发现端倪,冷笑道:
“看她的样子,也无法控制这股力量。这么强的力量,虽说觉醒,可无法控制也会丧失本心。不过大荒究竟成什么样,我也没必要管,你们自生自灭吧,谁能想到,守护大荒的荒唐正道,既会亲手灭掉这人世。”
“你什么意思?”
“你实力太弱,可我明确的告诉你,大荒所有生灵已被这股力量影响,只要你的阿烛想,大荒将不留任何生灵!究竟你我是魔,还是她是魔,你自己衡量!”
夏萧的实力肯定感应不到人世,虽说这里苍茫一片,可肯定还在荒兽尾角。但如果真的像雀旦所说,天下岂不是会陷入更糟的境界?焦头烂额的夏萧面临着自己根本无法解决的事,顿时无比着急,问:
“你知道怎么控制这股力量?”
“我当然不知道,你之前也说了,她可是主神神识,我这种低贱的小龙,怎么可能知晓那种事?”
雀旦的语气在夏萧耳中满是讥笑,似故意隐瞒着什么。而后,他双手伸向天空,像一种无比疯狂的朝拜,也是抓住离开当前困境的绳索。
头顶真的有绳索前来,忽得落下,悬于其前。它无形可力量有形,令雀旦很快察觉到。
那是无法抵触的力量,他逐渐明白当初语尚言为何那么焦急的离开,不是因为她不想留下来解决自己和君泽,而是头顶的世界在拉扯她,像钓到鱼后,都会快速扯线。雀旦之前用自身的力量抵抗了很久,此时还是无法,只能顺着力量不断离去。可现在的离开,也是一种解脱。
纵身一跃,雀旦主动前去,携一道龙影冲破四周力量的束缚,前往以上世界。他怎么也没想到,阿烛的力量会那么强,可从先前起,大荒已与他无关。
“喂!不准走!”
当前所有人皆亡,只剩夏萧,他可不想凭自己一己之力来对付四周一切。而且现在还无法和阿烛取得交流,因此,他想得到哪怕一句简单的话,从而思考该如何应对当前的事。但雀旦只留下无尽的嘲讽。
“正道好,毁灭大荒更好!”
他的笑声回荡在大荒的每一处,吸引北境长城中的一些修行者,还有就是荒兽大森林中的荒兽及海中即将蜕变的海兽。他们无比忧愁,因为自身的性命似被掌控,那种感觉,像被一只手捏住,只要它稍稍用力,自己便会死,没有商议和交流的可能。
北境长城和海中荒兽都不算强,但大森林里的天隆作为当今荒兽的王,实力乃九阶,有人类问道之能,可此时还是无比纠结。
“南边发生了什么?”
天命问他,他也只是摇头。虽说想去查看,可深深心怵,令他只能呆在原地。不知消息的天命看向南方,心里极为担忧学院众人,还有就是夏萧。不知他是否还活着,他创造了那么多奇迹,兴许其他人皆死,他也不会消失于世,可当前究竟发生了什么?
天命好奇时,头顶的苍穹逐渐变化,叆叆的魔气消失了,厚大的云层被光穿透,阳光重新洒在地上,也打在天命脸上。
无数黑龙一族的族人抬头,庆幸自己没有因为雀旦的改变而入魔。按道理说,他们确实有入魔的危险,可他们的祖先,也就是雀旦,早已在历史的长河摆脱黑龙一族的束缚,血脉也皆消逝。他和黑煌一样,都在选择魔道时失去了一些东西,否则黑龙一族真的会有危险。可这些,暂时只存在他们脑中,无法得到确切的证实。
一切似已结束,一切又显得极不平凡,空中飘动着的血光也为不详之兆。天命看到头顶苍穹之上有一道黑光在往上冲,不知是何物。可站在大荒之外的雀旦回过头,看一眼大荒后,终是选择离去。
力量的牵引令其在宇宙中前进,相比大荒,这里显得更为庞大,乃真正的无边无际。雀旦心中有些激动,不知自己会面临什么,可大荒世界的一丝动静,令其忽得回头,看向大荒一侧的月亮,既见几丝邪光。
“还没死?”
雀旦欲前去,但头顶的力量将其拉向浩瀚的星空。他挣扎着想过去,可身体总离其越来越远。杀了雀泷,又害自己被封印三万年的存在,雀旦实在难以释怀,轰出一道魔气,辗转着向其而去。
轰——
命中目标后,本就一分为二的月亮再次被轰的稀碎。它们大多消散,前往宇宙中,也有一些顽强的顺着无形的轨道绕大荒而行。可几块碎石冲向大荒世界,又将引起一场灾难,有生灵即将受到威胁。
大荒的未来本是无限好,修行者的增多,将推进时代快速发展。可现在,大荒所剩的修行者不过数万,且所有国度遭受损伤,接下来,或是无穷的战乱,也是一场毁灭性的灾难。而无论是阿烛还是天外的陨石,都有可能令大荒世界彻底被毁灭!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