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裏有門通洪荒
小說推薦家裏有門通洪荒
金蝉子是谁?
那可是佛祖徒弟,取经人。
和阿难尊者比起来,名声上金蝉子是占优势的。
但是问题就来了——
为什么金蝉子要冒充阿难尊者?
叶昂眉头微蹙,关于金蝉子的传说,他听过太多,而在这诸天万界多元宇宙之中,金蝉子也不是什么无名之辈,乃是佛教派系的一方大佬人物,只不过久不显于世,有些神秘罢了。
但是眼下,这位三藏法师居然一具化身来到了这里,对外披的还是阿难尊者的马甲?
这有些说不过去啊。
叶昂想到这里,忽然微微摇头,他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会不会事实是反过来的,阿难尊者冒充了金蝉子?
那目的又是什么呢?
无论如何,这件事有些扑朔迷离。
叶昂正准备再度回溯时光去仔细观察一下那位佛寂高原的所谓佛祖之时,忽然脸色一凝,有些诧异地抬头看向远方。
綜穿女配的醬油路
接着,在云飞跃和李皇钰惊讶的眼神中,叶昂有些茫然地四处看了看,然后猛低头看向他们。
“我已经将无量神州与九界锁在一起,融汇只是时间问题,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本帝将有事离开一段时间,无量神州与九界就暂且交给你们守护。”
不滅的村莊 北國長風
李皇钰和云飞跃对视一眼,皆是点头:“请陛下放心,我等定当不负所托。”
叶昂微微颔首,然后身影缓缓淡去。
……
“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元帅阁下,此次,算是我赢了吧?”泰昊天帝笑眯眯地负手而立,在他面前不远处,古心元帅神色有些许烦躁,正在被他努力压制下去。
“天帝冕下这一手,着实了得,敢问何名?”古心终于压制下去了情绪起伏,叹了口气问道。
“这一招,名叫人生如梦。”
泰昊天帝解释道:“此神通,乃是演化无穷生灵,演绎法理宇宙,将其中无数生灵因果强行嫁接在道友身上。”
洪荒仙俠記 冷玉孤簫
“到那时候,一名战场上的将军可以是古心,一名沿街乞讨的乞丐也是古心,一名勾栏妓女同样可以是古心,这些因果,是演化出来的生灵所造化下的,却毫无理由地让你来背负,一个两个但也罢了,一下子亿兆因果尽数加诸于身,纵然是古心阁下神通广大,也难免心神恍惚,被本座占了一点便宜。”
古心摇摇头,“终究是本帅大意了。”
“的确,要是元帅阁下一开始接触的刹那,直接就退去,不让自我沉浸其中,我这一招也是没有办法的。”叶昂倒是也承认这一点。
“只是元帅阁下终究是有好胜心,想要一探究竟,这才有了这样的局面。”
古心却又摇头了:“不仅如此,还在于天帝冕下演绎的这个有情众生世界,太过有趣。”
“在冕下的眼里,我在那个世界里,每过一段时间,身上的因果就加重一分,承载生灵因果和负担就更加重一分。”
“但是在我看来,我在那个虚拟的世界里,每过一段时间,就能够体验到更多一重身份的精彩,明了很多一分的道理,得到更多一点的体验,怎么说呢,很有趣。”
“我知道,这样一个虚拟幻境和因果劫数的结合所谓人生如梦的神通,经过冕下精心设计,一步一步引人入胜,让人欲罢不能,必定能够引诱他人不断沉沦其中,但是本帅的确不是因此而陷入其中,以至于略输了冕下一筹。”
“实在是这对我来说,也算是一大收获。”古心元帅微微一笑,负面情绪已经尽数散去,他有些回味地说道:“已经有太久没有体验过这样发自本心充满灵性的情绪波动了。”
“相比于一界得失,一招胜负,这显然对我更加重要一些。”
泰昊天帝若有所思,点点头,“原来如此,不过这样也好,反正你我各取所需。”
“古心阁下你输了这一招,那便希望你遵守约定,撤出此界。”
古心但是也不含糊:“这点冕下放心,我早就联系了陈润主****说了,只要深渊之患解决,九界交给无量神州也是无妨的。”
顿了顿,古心又补充了一句:“不过有言在先,九界之中,愿意跟随我们离开的,我们得带走。”
泰昊天帝眉头一挑:“这样也可以,但是你们需要哪东西来换。”
“什么东西?”
“各界中的基础建设留下来,我这点要求不高吧?”泰昊天帝厚着脸皮笑问道。
古心元帅略微想了想,居然点点头道:“倒是也行。”
泰昊天帝闻言,顿时喜笑颜开,正要说什么,忽然一种莫名的直觉涌上心头。
刹那间,他感觉到一种快速接近的危机,这种危机来得莫名其妙,而且仅仅只是针对他的。
泰昊天帝在第一个刹那间无限警惕,他以为是和解联委有关,但是下一个刹那便隐隐明悟,这事情似乎与解联委无关,而是涉及到另一种命运造化。
星際賤醫 神將
泰昊天帝心中有一种留下来一探究竟的冲动,但是终究是没有大意。
这种危机感不是开玩笑的,一个不慎,自己一尊太易大罗估计都很难全身而退。
生化之末世傳說
到底是什么样的危机?如此厉害?
泰昊心中有疑惑,却也只能带着无限遗憾,对古心元帅说道:“两界事务,我暂且交给李皇钰与云飞跃作主,本座一具化身传来大机缘,需要亲自前去一番,就此告辞。”
古心元帅微微一愣,接着有些羡慕地说道:“能够让冕下这般在意,只怕是莫大机缘,古心在此笑道声贺。”
泰昊天帝笑笑:“好说好说,希望元帅阁下遵守约定便是。”
话音未落,泰昊天帝的身影便缓缓淡去,须臾间消失不见。
泰昊天帝愣了一下,眼神中有些疑惑,什么机缘,需要这么着急?
不过对于太易大罗这种级别的存在来说,能够让他们心动的机缘,只怕都是天大造化,倒是值得如此重视。
古心元帅想着,又回味了一下泰昊天帝的人生如梦,感觉自己这次也算是小有收获,便转身朝着九界缓缓靠近,他打算和李皇钰接触一下。
拐個相公一起雙修 郁雪
虽说李皇钰被泰昊捷足先登,暂时留在这里,但是她作为一名新晋的大罗,终究不会一直停留在这里。
只是古心刚刚转身片刻,忽然脸色一变,他蓦然间感觉到一种可怕的气息,骤然降临。
“嗡!”
仿佛无穷无尽的一切存在,蓦然间以无上姿态从无穷高处隐隐显露出一角,一种无法言语的气息,刹那间弥漫在这虚无界海之中。
古心抬头看去,虚无界海之中,一片虚无,只是他运转太易神通,才能隐隐看到,虚无界海之中的一切法则规则,被压出一道道蜿蜒的痕迹,仿佛有莫名存在,主宰了这一片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