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
俞老板和雷一笑自从来到修复室之后就没有离开,一直站在一旁围观,实际上,他们也都很好奇,向南究竟能不能将这幅已经“石绿走油”的古画《绣谷高秋》给修复过来?他究竟会用什么样的方法来修复?
两个人看着向南绕着这幅古画转了几圈,然后向南的眼睛似乎亮了一亮,紧接着便开始从一旁的柜子里取出材料来,开始修复起来。
这一变故,俞老板和雷一笑都吓了一跳,之前向南不是说“只是看一看”的吗?怎么现在又开始动手修复起来了?
难道他已经想到了解决“石绿走油”的方法?
这念头一出,俞老板很快就将它驱逐出了脑海——
“石绿走油”的问题,古书画修复界已经为此困扰了许多年了,许多的古书画修复师想了很多办法都没能解决这个问题,向南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想了几分钟,然后拍拍脑袋就说自己找到办法了。
真要这么轻松就被向南给解决了,那其他人岂不是要找个洞钻进去算了?
“肯定没这么快就能解决的,向南也太小看这‘石绿走油’了,这好歹也是古书画绝症之一。”
俞老板看着向南伏在大红长案前,忙得不亦乐乎的样子,忍不住摇了摇头,
“算了,先看看向南怎么处理吧,这要是冷不丁地叫停了,没准向南还会不高兴呢,先由着他来吧。”
这边俞老板脸上神色变幻不定,另一边的雷一笑则要淡定得多了,毕竟古书画收藏并不是他的强项,对于古书画修复就更是一窍不通了。
看到向南没一会儿就开始了修复,雷一笑显得很兴奋,他低声对俞老板说道:“向专家可以啊,其他几位专家都不知道怎么修复,他一来就上手处理了,看来这‘石绿走油’的问题,并不难解决啊。”
俞老板:“……”
你懂个P啊,就在那里胡咧咧!
向南是厉害,可这次啊,他可能就看走眼了,你的这幅古画,它还能不能保存下来还两说呢。
向南要是运气好,顶多就是处理不了“石绿走油”的问题,一切都保持原样;要是运气不好,他把画芯油污给处理掉了,顺带着将画芯颜料也给洗掉了,那你的这幅画就基本玩完了。
向南可不知道俞老板和雷一笑两个人的内心想法,他从一旁的柜子里先是取来了胶矾水,用排笔轻轻地在画芯上涂刷了几遍,确保原本已经开始掉落的颜料再次固定住,随后再取来塑料薄膜,分别垫在画芯的正反两面,继续用热水添加化学清洗剂,采用淋洗的方式对古画画芯进行清洗。
清洗过一遍之后,向南又取来干毛巾,将画芯中的脏水洗干净,然后再次用热水淋洗。
如是三番,一直到画芯中挤出来的水不那么脏之后,向南这才停了下来。
此时再去看这幅古画,画芯上的油污已经被清洗干净,整个画面不再模糊不清,而是变得清晰可辨,而画芯清洗过后,颜料并没有被洗掉,红的依旧鲜红,绿的依旧翠绿,颜色鲜艳,一如从前。
雷一笑看到这一幕,兴奋异常,他用手捅了捅一旁的俞老板,一脸激动地低声说道:
“嘿,老俞,老俞你看到了吗?画芯泛绿的情况好像已经不见了,‘石绿走油’是不是已经解决了?我就说嘛,向专家出手,就是神仙放屁——非同凡响啊,太厉害了!”
俞老板木着一张脸,颇有些无语。
“石绿走油”这就被解决了?
一点也没有古书画绝症应该有的态度嘛,你这为难了古书画修复界几十年,怎么在向南手上连半个小时都坚持不住?
你这样显得整个古书画修复界除了向南之外,其他人都很没水平啊。
解决了最困难的“石绿走油”的问题后,接下来的画芯开裂,就很容易处理了,向南也没和雷一笑等人打招呼,埋下头来,三下五除二,在天黑之前就将这幅允禧的《秀谷高秋》给完整修复了。
时间上刚刚好,一天修复一幅古书画,一点毛病都没有。
自从看到向南解决了“石绿走油”之后,雷一笑脸上的笑容就没消失过,见向南将这幅古画修复完了,他就喜笑颜开地说道:
“今天必须得好好谢谢向专家,晚上梅府家宴走起!”
妖魔人生
俞老板瞥了雷一笑一眼,轻“哼”了一声,说道:“吃归吃,修复费用可不能少,这是规矩。”
寵婚至上:老公,放開我
“老俞,你这是瞧不起人啊,我又不是收藏界的菜鸟,难道连这点规矩都不懂?”
貴族 青浼
雷一笑气愤不已,他说道,“该付的修复费用我一分都不会少,晚上请客,纯粹是我对向南精湛的文物修复技术的礼赞!”
“雷总,这修复费用就算了。”
忘掉你像忘掉我 蘇木兮
这时候,向南已经收拾完了首尾,自然也听到了雷一笑和俞老板的对话,他笑了笑,说道,“之前文物修复培训班的宣传推广这件事,我还欠你一个人情呢,这回就当我还了吧。”
“那不行,好不容易让你欠我一个人情,怎么能那么容易就让你还清了?”
雷一笑两眼一睁,大声说道,“这修复费用你必须得收,要不然不符合规矩,至于欠我的人情,你还是继续欠着吧。”
“向南啊,你怎么还欠这姓雷的人情啊?”
俞老板听了,顿时大摇其头,叹了口气说道,“这姓雷的债,欠起来容易,还起来难啊,你等着吧,说不定哪天就被这小子狠狠地敲一顿了。”
“我除了会修复文物以外,也没什么可值得雷总挂念的。”
奇幻旅途 可蕊
向南摊了摊双手,笑着说道,“要让我还人情,最多不过是让我修复一两件文物,这我还真是求之不得呢,正愁着没什么残损文物可以修复。”
“听听,人言否?”
雷一笑哈哈大笑起来,说道,“没事,先欠着,反正我也不急着收回来。”
俞老板看了雷一笑一眼,撇了撇嘴,对向南说道:
“行了,还是赶紧去吃饭吧,今晚反正有人要出血,咱得留着肚子多吃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