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说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txt-第四百二十四章 第三次紫霄宮講道閲讀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小說推薦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洪荒:我能看到圣人气运
大战当中,所有的太乙道君都在竭尽所能的展露着自己对权柄的操纵,都在展露着自己所掌控的权柄的每一种变化。
而在那无数的权柄随之崩溃的时候,这无数的权柄一切的玄妙,也都是没有任何保留的展露于所有人的眼前……
然而,大战当中,其他的修行者们都在面对着十二祖巫压力的同时,还有感于这天地即将崩溃的危局,是以此刻,这些太乙道君们此刻心中所念所想,便是竭尽全力的打垮面前的十二祖巫,尽快的结束这一场战争。
是以,除了云中君以外,这战场上无数的修行者们,竟是没有任何人能够察觉到,在他们的战场之外,无数的天地法则崩溃之际,正衍化着天地之间的种种玄妙。
至于说其间的原因,也同样简单——因为除了云中君以外,其他的太乙道君们没有任何人知晓,这一场令所有人都猝不及防的战争,会以怎样的一种姿态结束。
……
当整个天地都要重归于混沌的时候,这天地之间,终于是有悠悠的钟磐之声响起。
那正在溃散的天地权柄,随之凝滞,然后那涌入天地之间的混沌被莫名的力量遏制,倏忽之后,明光乍现,开天辟地的场景在这天地之间重演,无穷无尽的造化玄奇从那混沌当中涌现出来。
所有紊乱的权柄,都在此时恢复,所有的崩溃的法度,都在这一刻重新的演化。
……
“鸿钧道祖!”那钟磐之声响起的时候,天地之间所有的生灵脑海当中都是一片空白,只余下这四个字在不停的回荡着。
待得所有人的意识都恢复了过来,他们这才是发现,原本厮杀于一处的十二祖巫以及天庭的一众太乙道君们早已是不知何时分开了来,各自立于天地的一角。
而在他们的中间,则是一卷大袖飘飘,衣袖当中裹挟着无穷无尽的浩浩紫气。
那浩浩荡荡的紫气,便如同是那截断万古的天河一般,将大地之上的巫族和天庭的一众太乙道君们给彻底的分开,天河左右的双方,任是彼此如何的竭尽全力,也难以跨雷池一步。
“尔等各掌天地,司牧天地众生,何以因一时之怒,累及万万苍生,无量天地,以至于这天地都险些崩溃?”
悠悠的紫气当中,鸿钧道祖的身影缓缓从那天河当中浮现出来,无穷无尽的压力,便是笼盖于所有的太乙道君和十二祖巫的身上——在这属于大罗至尊的气机之下,不管是这些太乙道君,还是那十二祖巫,都是不由自主的从这天地之间割裂开来,他们所掌控的权柄,以及他们所领悟的‘道’,都在这一刻彻彻底底的抛弃了他们,这一刻,这些横绝一时的大神通者们,便如同是凡人一般的脆弱。
“道祖容禀,非是我等想要滋事,则是巫族之人包藏祸心,蓄意谋算太真道友——就算是如此,我等也只是想着救了太真道友便回返天庭,丝毫没有想要和巫族计较的意思,但却不想,巫族却又借此机会想要谋害云道友。”
“不得已之下,天庭一众道君们才是愤而下界——就算是如此,我们也同样不曾想过要和巫族厮杀,只是,巫族仗着法阵凶戾,将整个洪荒天地都卷入法阵当中,更是想要将众位道友们都斩尽杀绝。”
“无奈之下,我等这才是与巫族厮杀了起来。”白泽道人和师北海道君对视了一步之后上前道——如今东皇太一还在闭关当中,此刻能够代替东皇太一和鸿钧道祖交流的,也只得这么三两人而已。
“狗屁不通!”听着白泽道君的话,十二祖巫也不有的是跳起了脚——从未理会过世间争端的鸿钧道祖,因为他们这一场大战而显于世间,并且在显于世间的同时,便是毫不客气的将双方的修为给彻底的封镇起来。
这位大罗至尊心中的愤怒,可想而知。
十二祖巫再如何的狂妄,狂妄到敢于在紫霄宫外截杀一众先天神圣,但他们也不敢这个时候触怒鸿钧道祖这位大罗至尊。
“什么叫做我等蓄意挑事?分明是你们天庭故意挑动我们和西极的矛盾——还有太真道人,她明明知晓我们彼此敌对,却依旧是出现在了我们巫族的领域,那我们巫族顺势对她动手,岂不是理所应当?”
“以我看来,此事说不得就是天庭的这些人自忖实力大有精益,想要一举覆灭我们巫族,又寻不到开战的原因,这才是以太真道人为诱饵,以开启和我们巫族的战争——此战杀于洪荒天地之间,这一战当中我们巫族才是受到伤害最大的一方,若是我们蓄意挑起战争,又怎会行此伤敌八百,自损一千之举?此间关隘,还请道祖明鉴。”共工出声道,片刻,有冷笑起来。
“况且,此战道祖亲自前来,但天庭之君东皇太一,却依旧是端着架子不出,可见天庭众人,全然不将道祖放在眼里,全然不将这天地放在眼里。”
巫妖双方,各执一词,顷刻之间,便又是闹成了一团。
“好了。”鸿钧道祖振了振衣袖,于是这些正吵吵闹闹的神圣们,便立刻是没有了丝毫的声音。
“巫族,天庭,皆是实力强横,纵横难寻敌手——双方不顾一切的大战,后果也都摆在你们的眼前,既然天地之间,无人敢于对你们的战争多做置喙,那老道今日就给你们立一个规矩。”
“至此之后,巫族和天庭,若是在轻易掀起争端,累及天地的话,那老道便叫你们知晓,何为大罗之手段?”鸿钧道祖说着,然后反掌一压,只是倏忽刹那,这些太乙道君们一个个的便都是觉得,他们的道行,不知不觉间,就从太乙道君的境界滑落到了不朽金仙的境界——这并非是鸿钧道祖打落了众位太乙道君的修为,而是鸿钧道祖一怒之下,直接的拔高了属于太乙道君这个境界的层次。
在这新的‘太乙道君的层次之间’,道行未曾达到这个标准的太乙道君们,都是从太乙道君们境界之间,重新跌落了下去。
“我等知错。”感受着这一切的变化,不管是天庭的太乙道君们,亦或是巫族的十二祖巫,再也顾不上争执,一个个的都是忙不迭的朝着鸿钧道祖点头认错道。
“道祖明鉴,非是我天庭太一陛下不敬道祖,而是太一陛下正筹谋一件有功于天地的大事,受此羁绊,故而才无暇脱身。”认错之后,白泽道君又是担心之前共工的挑拨使得鸿钧道祖的心头生出了对东皇太一的不满一般,立刻便是出声解释道。
“大事?莫不是,将这天地付之一炬的大事?”闻言,共工也不由得又是以言语对白泽道君刺了一刺。
“罢了。”鸿钧道祖目光扫了一眼,见两族的强者们都还是一副不服气的目光,时时刻刻的都想着对彼此下手,不由得也是揽客口气。
“看来,若是放任不管,只怕老道这一走,你们便又是要生出事端来。”
“既然如此的话,且都来我这紫霄宫中冷静冷静吧——打也好,杀也好,这紫霄宫中,都由得你们!”
鸿钧道祖只是将衣袖这么一卷,天地之间,所有的太乙道君们便都是不由自主的被他的衣袖收入了其间——不管是天庭的太乙道君,还是巫族的祖巫,又或是双方之外的强者。
总之,便是鸿钧道祖的这衣袖一卷,便是在这天地之间划出了一条线——但凡是接触到了太乙道君这个境界的修行者,不管他是从太乙道君的境界上跌落,亦或是只是触摸到了这个门扉,便都是从洪荒天地之间脱离开来,落入了他的衣袖当中。
再一个刹那,天旋地转之间,这无数的强者,这天地之间最为顶级的力量,便已经是全都落入了那古朴无比,巍峨无比的紫霄宫中。
而这天地之间,也是再一次的陷入了一个漫长无比的,没有太乙道君的时代。
……
紫霄宫中,云中君端坐于自己原本的蒲团上,看着这空空当当的紫霄宫中,在刹那之间便是被无数的背影所填满。
每一个背影的所在,都是一个单独的时空——在这样的情况下,不要说争端,这些修行者们,便是连彼此之间的交流,都是一个问题。
“所有人都没逃过吗?”云中君的目光在这紫霄宫中扫了一眼——就算是原本还在天庭当中闭关的东皇太一,也同样是被那无与伦比的伟力挪移到了这紫霄宫中。
就算距离紫霄宫中上一次讲道已经无数万年过去,但这紫霄宫中,也依旧是有无穷无尽的道韵充斥于其间,环绕于每一个大神通的周身上下。
是以,在无数的大神通者们,在短时间的惊愕之后,便立刻是再度陷入到了参悟大道的状态当中——毕竟,鸿钧道祖之前强行拔高太乙道君门槛的行为,使得那些就算不曾为此跌落太乙道君之境的修行者们,他们的修为,也他都是摇摇欲坠,每一个人,都迫切无比的希望有一个安安稳稳闭关的机会,以重新梳理自己的大道,整理自己的修行。
“莫非,这便是传说当中的,鸿钧道祖与紫霄宫的第三次讲道不成?”紫霄宫的角落当中,云中君沉下心神看着面前的一切,大道玄音响起的同时,云中君也同样是进入了闭关的状态当中——而在闭关的那一刹那,云中君心头所浮现出来的,却是这样一个啼笑皆非的想法。
鸿钧道祖的第三次讲道,他很早的时候就有所猜测,同时也有所期待的,更是已经为此做足了一切的准备。
但无论他如何的异想天开,都想不到鸿钧道祖的这第三次讲道,会是以这样一种方式展开——或者说,这第三次讲道,根本就不算是鸿钧道祖讲道,而只是单纯的,这紫霄宫中无数的修行者们修行的时候,他们身上所弥漫的道韵,引动了鸿钧道祖所留在这紫霄宫的道韵,仅此而已。
但这并不影响这紫霄宫中的修行者们从中得到无与伦比的好处。
大道玄音当中,云中君周遭,无穷无尽的气运之火燃烧了起来,将他的灵光,将他的悟性直接崔发到了一个极致,在这样的情况,就算是那些大道玄音他还暂时的不能理解,但他也是将之牢牢的铭刻在了自己的脑海当中,只要他愿意,就算是他离开了这紫霄宫,但那大道玄音也依旧会随时在他的脑海当中响起。
不知道过了多久,紫霄宫中的鸿钧道祖,似乎也是察觉到了这些被他‘禁闭’于紫霄宫中的修行者们的变化,然后,那大道玄音之间,鸿钧道祖的声音,也是随之响了起来。
恍恍惚惚之间,鸿钧道祖便是从一化作了万,出现在了每一个不同的时空当中,出现在了每一个大神通者的面前——那大道玄音响彻的时候,每每有修行者皱起眉头,无法理解的时候,鸿钧道祖的声音,都会适时的响起,将这众位大神通者们暂时不能理解的大道玄音,梳理成能够被他们所参悟出来的法则道理,一一的传授给众位太乙道君们。
在这样的情况下,云中君的道行,亦是在以一个不可思议的速度提升起来。
似乎只是恍惚刹那,云中君因为鸿钧道祖强行拔高了太乙道君的门槛而有些虚浮的修为,便立刻是再度的稳固了起来。
——如果说将修行者的修为比作一个高楼,那么凡之境,便是这高楼的第一层,仙之境,则是这高楼的第二层,太乙道君所在的道之境,便是这高楼的第三层。
原本的时候,这些太乙道君们,都是一寸一寸的将这高楼给修筑起来,楼层与楼层之间,都有紧密而又坚实的阶梯相连。
而鸿钧道祖将太乙道君的门槛给强行拔高半层,所造成的后果,便是原本连接着第二层和第三层的阶梯,被鸿钧道祖给硬生生的撕开来,往上抬起——没有了阶梯的联系,那处于第三层的楼阁,立刻便是化作了虚浮无比的空中楼阁,摇摇欲坠。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