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序之鱗
小說推薦永序之鱗
独眼狠狠地摔在地面上,肥里的空气被挤压一空。他的手碰到了粗糙的地面,意识到自己一定是掉在了山脊一侧那个砂砾积成的矮丘上。而他的兄弟——歪嘴,就躺在他的不远处。
老练的沙匪、新近成为黑袍法师的独眼,忐忑不安地爬了起来。从空中往瞎看,山脊上的状况看起来像是一场森林火灾。然而从地面上看,这里仿佛开启了地狱之门。
这会儿,那些马车几乎已经被火焰吞食殆尽,其中的货物散落出来,在山脊上燃烧。一卷卷布料在泥泞中散开,破裂的酒桶不断渗出液体,食物也都被一通乱扔抛到各处。
前任攻略:魔女的逆襲
他们周围还有不少尸体,看起来都是穿着轻甲的人类。他还能看见星星点点的头盔或剑刃的反光,那些一定是没能完成使命的车队卫兵,或者说是商队的护卫。
独眼活动了一下阵阵发痛的肩膀,他感觉肩膀只有些挫伤,并没有骨折。事实上,从百多尺的高度一头栽落下来,就算有沙子作为缓冲,他也应该摔得比这更狠、更重。
“多亏了‘狂徒装甲’,”拍了拍身上那件永序之鳞商会的拳头产品,独眼有些庆幸。他的那兄弟应该比他更惨一些,所以现在还没有缓过劲来。“不过,他也是活该。”
车队的残骸附近,突然传来了某种响动,独眼赶紧蹲下身子隐藏在一块翻起的车板后头。有声音再用一种陌生的语言厉声交谈,在他听来,那声音有些粗野,更像是一种谩骂。
他们是在找他和歪嘴。毫无疑问,他们看到他俩从飞毯上掉了下来,于是过来搜寻。独眼看见数个弯腰曲背的身影满山地穿过遍地残骸,从火光前经过的时候留下弓形的剪影。
“这些应该就是恶鸦人了,”独眼脑子里有什么东西被轻轻触动,那是他从商会里下发的那本《拉姆齐怪物说明手册》之中获得的知识。他小心翼翼地向歪嘴附近移动,希望能够隐蔽地拽着自己兄弟一起躲到黑暗之中,不被那些怪物发现行踪。
只不过,他的希望落了空。他的身后传来一些响声。也许是一根枯枝折断,或是一个脚掌踩到被落叶盖住的小坑,或是皮质的盔甲跟灌木钩在了一起。
婚心繚繞,老公你好
不管怎样,独眼立即意识到这里还有别人,他立刻转身,看到……一个长着黄色双眸,浑身上下穿着皮带条扎甲的类人生物。那个家伙手里举着一支火把,长着喙状嘴的五官在火光的映照下显得更加可怖。他的另一只手握着一杆长矛,上面装饰着一串白色的小物件。
EXO之我的男神張藝興 南稀
“和有些沙匪的恶趣味类似,喜欢屠杀和收集受害者的耳朵,”独眼暗自腹诽了一句。那个怪物用长矛指向了他,发出一声凄厉得如同老鸹夜啼似的战吼。
然而,他的吼声被打断了——新晋的黑袍法师低声念出一句咒语,抬起手,对准怪物的腹部发出了一道能量箭。怪物随之弓身倒下,吼声也就戛然而止。
只是这只怪物已经向其小队里的其他成员传达了警告,回应的战吼四处响起。两个、四个,多达一打半的怪物正一同向独眼的位置逼近。更糟糕的是,他们似乎不用走寻常路似的。凭借手脚上的利爪,飞檐走壁如履平地,用不了多久就能聚集爬上这个小丘。
独眼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对付得这里所有的怪物。杀了一打半,说不定就会冒出两打新的增援人手。《拉姆齐怪物说明手册》上说,这些恶鸦人都是被怪物大头目孵化出来的。他们跟韭菜似的,可以一茬一茬收割。因为“造价”低廉,每次行动都会一次性派出好多。
棉花糖魔王殿下 艾可樂
况且独眼和歪嘴此行还肩负着奎斯下达的使命,必须悄无声息地在这附近埋下一道信标,来为之后斯内德施法打开一道稳固的跨位面传送门作准备。他们不能把这个消息走漏。
要是歪嘴没有躺在地上,他现在早就隐身遁走了。可是现在,他却只能硬着头皮拿出自己的黑曜石法珠,默默回想着各种咒语,想办法将这些怪物统统料理干净。
就在独眼做准备的时候,十几个恶鸦人已经把他围在了中间。一阵刺耳的大笑声传来,深褐色皮肤的怪物们纷纷让出一条路,另一个身影蹒跚着走了出来。
这个怪物的身形,和他的同类相比稍显瘦弱,他的背也更驼。他身上穿着一条长袍,颜色像是凝固的血液,隐隐约约还有一股铁锈味,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由血液染成。
侯門長媳
他举起一只手,手心向上,又掏出一把匕首,用刀尖刺破自己的手。红色的血液聚集在他长着尖利指甲的手中。
穿长袍的怪物念出一个独眼从未听过的字眼,声音刺痛了他的耳膜,他手上那滩血液瞬间燃烧起来。“人类想玩?”怪物操着蹩脚的拉姆齐人类语言道:“想玩咒语?我可以奉陪到底。”
“马上退下,”独眼眯起了眼睛,若是有熟悉他的人在场,便会知道这个狡黠的家伙现在绝对是在说假话,“否则老子会把你们的肠子掏出来,塞到你们的鸟嘴里边!”
听起来像是色厉内荏,但实际上,独眼是想要麻痹对方。他已经构筑好了强酸箭的法术模型,有着充足的黑曜石法珠,他可以一下子放出六根强酸箭,一次性解决半打怪物。“别站得那么远,走过来一点,”独眼在心里默默期盼着。
妃本嫡女 幽扇子
那个穿长袍的怪物走近了一步,突然之间,他的右边两只怪物发出了惨叫,身上燃起了火焰。事情发生得太过迅速,所有人都被惊呆了,独眼也有些意外。
举着燃烧的血液,恶鸦人萨满猛地朝那两个烧着的同伴施展了一个“驱散火焰”,想要斥责火焰元素从他们身上离开。然而,与此同时,另外两头怪物也像干枯树枝似地燃烧起来。
歪嘴站在那里,那些怪物本来的位置上。他手上拎着一把由黑曜石打造的长刀,上面有大蓬火焰缭绕。他现在看起来有些狼狈,但是却气定神闲。歪嘴朝着那个恶鸦人萨满微微一笑,“我兄长说你们不退就是找死,你们应该听从他的命令。”
“该死……”恶鸦人萨满的咒骂被打断了。他的胸口破开了一个大洞,伤口周围不断发出血肉被强酸腐蚀的“嗤嗤”声。独眼的声音从其背后传来,“你也应该听我的话,昨天跟你说了晚上不要找街头淑女彻夜畅聊,今天开飞毯赶路就不会因为打瞌睡掉下来。”
女妖萌萌噠 狐貍
歪嘴立刻讪讪地求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