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爺永遠是你大爺
小說推薦法爺永遠是你大爺
丝特芬妮对罗兰相当看重,非常看重。
原本这样的宴会,她看都不会多看一眼,但罗兰说,想去看看,坐坐,她二话不说,也不问原因,直接就带着罗兰过来了。
即使明知道这样的宴会,有着黑暗时间的环节,会对她清白的名声造成一定的影响,但她还是没有问罗兰理由和目的。
宴会中,丝特芬妮坐在二楼的看台那里,她穿着低胸装,虽然身材略微不如安多娜拉,但也是难得一见的美人。
最重要的是,她的身上有股很高贵的气质,光是坐在那里,白白的俏脸加上白白的海沟,就能吸引到无数的目光驻留。
她一个人就艳压整个宴会所有的女性。
无论经是少女,还是贵妇。
男人们用炙热的眼神看着她,女人们用嫉妒的眼神盯着她。
罗兰坐在她的对面,也承受着很多男人们嫉妒的视线。
对于罗兰这个人,少部分与魔法协会关系好的人,听说过他这个人。
知道他与大公主关系极好,所以见他坐在丝特芬妮的对面,便知道他的名字了。
撲倒神君 清裊狐
而不知道的人,则在私下询问,这人是谁,居然和大公主,未来的女王关系这么好。
无视周围窥探,好奇,甚至是充满欲望的视线,丝特芬妮优雅地拿着酒杯,脸上带着迷人的笑容,问道:“好了,我也陪你在这里了,现在可以告诉我,你想做些什么了吧。”
“说出来不太好。”罗兰眯眯笑着。
丝特芬妮无所谓的摇摇昂贵的炼金五彩玻璃杯子,红色的酒水在里面晃荡:“那我就等着看戏就好了。”
罗兰想对付谁,她不在意。
整个法兰斯王城,除了自己和母后,她就没有在意的人。
而且,她挺好奇的,罗兰来这种地方,到底想干什么。
事实上,罗兰也不知道自己具体要干什么,他只知道,适当的时候,他得配合格兰瑟姆。
这时候,宴会的召开人,这个庄园的主人,小马丁出现了。
说是小马丁,其实也是个近四十岁的中年人了。
詭店
虽然很多人向他打招呼,但他都没有理,而是径直走到丝特芬妮面前,微笑道:“尊敬的公主殿下,你能前来我的宴会,实在是我一生最大的荣幸。”
他彬彬有礼地弯腰,虽然已经是中年,但笑起来,反而有种儒雅斯文的气质。
明明是个接近传奇的战士,但却没有战士那种粗鲁之气,他就是个完完全全的贵族。
丝特芬妮没有站起来,无论是按照身份,还是按照身后的势力,她都不需要在这种场合下站起来。
慵懒地放下手中的杯子,丝特芬妮淡淡地说道:“今天我是来见识见识的,听说你这里的黑暗时间很有趣?”
網遊之紅顏天闕
“这是本庄园的特色活动。”马丁的视线以极快的速度扫过丝特芬妮身上的重要部位,然后他装作很平淡地说道:“但这活动并不适合大公主你参与。”
大愛晚成,卯上天價老婆
“我还以为,你会鼓动我参加呢。”丝特芬妮似笑非笑地看着对方。
“不敢。”马丁摇摇头:“什么事情可以想,什么事情不能乱想,我还是明白的。”
丝特芬妮满意地点点头:“很好,我会在黑暗时间前离开,你去招待其它客人吧,不用理会我的。”
“谨听公主殿下的嘱咐,但在离开之前……”马丁扭头看了罗兰一眼,带着一种嘲讽的语气说道:“但我在离开前,有件事情想和公主殿下禀报。”
“很重要吗?”丝特芬妮问道,她顺着马丁的视线,看了看自己对面的罗兰。
“很重要。”
王妃反穿記
马丁再次弯腰,这时候,参加宴会的贵族们已经有很多围了过来。
他们个个政治嗅觉灵敏,或许学识能力平均起来都不算太高,但在拱火看戏这方面,绝对是有天份的。
“那好,你说吧。”丝特芬妮没有在意对方的无礼。
她看得出来,这马丁似乎是在针对罗兰,她也想看看,这人怎么针对罗兰。
“听说大公主殿下最近和你眼前这位魔法师阁下走得很近。”马丁指了指罗兰。
“是挺近的。”果然如此!丝特芬妮似笑非笑地看着罗兰。
罗兰眨眨眼睛,显得有些担忧。
马丁看到罗兰的表情,露出了得意的表情。
“但这男人,是个恶魔。”马丁指着罗兰,胸有成竹地说道。
哗!
旁边的贵族们发出吵闹的窃窃私语声。
指责一个人是恶魔,这已经是相当严重的控诉了。
这里不但是法兰斯王城,还是光明圣域。
正常情况下,被认定是恶魔的人,得绑到十字架上烧死的。
罗兰不太会演戏,他装不出害怕的表情,所以就只能尽量皱眉。
但这模样,在马丁的眼里,反而是强装镇定的表情,使得他更相信了自己的判断。
“我的人,怎么会是恶魔。”丝特芬妮嗤之以鼻。
罗兰听到这话,对她笑笑。
这只是罗兰单纯地对丝特芬妮的话产生正常,甚至可以说是‘商业’应付式的微笑。
但在特殊的情况下,在特殊的人眼里,可以被解读成其它的意思。
马丁越发感觉到罗兰怕了。
他向后挥挥手,管家走上来,捧着一张卷纸。
马丁将这卷纸摊开,竖直起来,左右慢慢摆动,将其展现给所有人看。
这是张男性画像,模样和罗兰有八成相似。
籃壇雙能衛
鉴于这个世界没有多少人可以把人的模样完全一模一样的画下来,所以按照常识来判定,这画像上的人,应该就是罗兰。
然而罗兰和丝特芬妮知道,这画像上的人不是他。
展现了近一分钟的画像后,马丁将这幅画扔向罗兰。
罗兰一把手接过,又看了会。
像!
真的很像自己。
“所以你拿个画像给我看,是什么意思?”丝特芬妮问道。
“公主殿下,画像上的这个人叫罗德约尼尔,是冷泉郡的一名本地贵族,同时他也是一名魔法师。”
周围的贵族们,都在窃窃私语。
这个叫罗德约尼尔的人,怎么那么像公主对面的人,罗兰。
丝特芬妮很惊讶,要不是她知道罗兰是黄金之子,否则也真会认为,罗兰就是这位什么罗德约尼尔。
“然后呢?”丝特芬妮装作不太高兴地说道:“他叫罗兰也好,叫什么约尼尔也好,又有什么关系?与你又有什么关系?”
“如果这位约尼尔子爵,是个杀人恶魔呢?”
众人都露出好奇的目光,丝特芬妮捂嘴轻叫道:“真的吗?罗兰怎么可能是杀人恶魔?”
“是真的。”马丁看着罗兰,相当愤怒地说道:“这个男人杀了自己的父母,强奸了他的从小长大的领居少女,然后还烧死了邻居一家人,接着从冷泉郡消失,我们没有想到,他居然已经改名换姓,来到了王城这里。”
丝特芬妮这时候刚好又给自己倒了半杯酒,刚喝一口,听到这话差点喷了出来,好在多年的贵族淑女礼仪让她把这口酒吞了回去。
“你这么凶残的?”大公主惊讶地问罗兰。
罗兰哦了声,他不知道怎么回事,也不知道做什么表情,毕竟他又不是演员。
但这模样在很多人眼里,却是心虚的表现。
马丁哈哈笑道:“大公主殿下,他就是这么凶残的恶魔。他跟在你的身边,必定有所图谋。所以……”
他一侧身,挡在了丝特芬妮的面前:“请公主后退,这个恶魔就交由我们战士公会来处理。”
傻王的代嫁萌妻
罗兰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他现在也大致上明白格兰瑟姆的计谋了。
其实很简单,就是让马丁当众出丑,而且还是在未来女王面前出城,这样子马丁的威信会进一步降低。
即使马丁的权势再强,战士公会的元素们考虑到未来公会在女王面前的形象问题,都会想办法让马丁下台的。
不过罗兰好奇的是,马丁虽然不太聪明,但也应该不笨,怎么会这么轻易就相信了这样的情报。
难道给他情报的人,是他很信任的人?
这么一细想下去,罗兰也觉得有些头布发麻。
格兰瑟姆说自己这边没有什么优势,但能把马丁的心腹都给策反了的,本来就已经就占了上风的。
现在只是借个机会,名正言顺的再次压低马丁这一系的威望。
就算没有自己帮忙,创造了不这么好的机会,以格兰瑟姆这边的能力,估计也会很快就压过马丁。
自己果然是被当枪了啊。
不过一想到大量的星陨矿即将到手,罗兰觉得,当工具人也没有什么不好。
他叹了口气,站了起来,看着马丁,说道:“你真聪明。”
“当然!”马丁听到罗兰这话,还以为对方承认了,顿时心芬怒放:“我们战士公会有着最好的情报系统,你做过的恶事,我们想调查相当容易。”
说完话,他扭头看了下丝特芬妮,邀功之意相当明显。
丝特芬妮笑了笑,如同星初乍现。
马丁被这笑容惊艳到了,好一会他才移开视线,对着周围喊道:“卫兵,过来,帮我把这个男人抓起来,送到光明圣域的宗教裁判所,恶魔就应该有光明来净化。”
罗兰叹了口气:“马丁,我有件事情想问一下,你的情报是谁给你的。”
華娛
“当然是我最信任的副会长,格兰瑟姆,他可是传奇战士。”马丁相当自豪地说道。
我了个草!
軍刀
罗兰感觉到,自己对于格兰瑟姆的能力评价在是太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