盤龍開端之縱橫三界
小說推薦盤龍開端之縱橫三界
看到彻底破灭的九重浑天世界,李明却不由得生出一丝索然无味。
在这方宇宙,实际修行时间也有上千混沌纪了。
这是一段漫长的时间,如今也几乎站在整个修行者文明的最顶端。
三位西斯族的尊主,借助护道楼这样的战争兵器,在他面前依旧不堪一击。
甚至,只要他合道成功,就有足够的实力驱除西斯文明的入侵。
对此李明毫无怀疑。
三个宇宙的李明记忆汇聚后,不由产生了一丝迷茫。
鸿盟掌控者李明,生命美满,即便已经站在那个时空的最巅峰,可却能享受平静的生活。
流浪神王李明,那吞噬星空宇宙的上限极高,即便是目前也仅仅是走到一处‘源宇宙’内的巅峰,还有不断奋斗的目标。
冷婚撩人 素顏
而源行者李明,内心都产生一丝迷茫。
一个人孤寂的站在最巅峰,亿万载。。。
想到这里,李明却是笑了笑。
现在的他,还没站在巅峰呢。只不过那一丝迷茫却依旧斩不断。
“既然如此,就出去走走,散散心吧!”李明却是生出一个念头。
说做就做,李明的源行者本尊仿佛悬浮虚空,可虚空本身变换,直接出现在炎龙界域内,启至尊的青花洞府外。
本尊的神魂在源行者的躯体比第二元神强上太多,由本尊在青花洞府内潜修参悟,使用石火珠却是好上太多。
而另一边,第二元神也没带什么厉害的兵器,也没带界域飞舟,仅仅是带着曾经培养他弱小岁月的的白玉飞剑,独自一人离开了炎龙界域。
第一站,是雪魄女帝的老家,多灿界域。
。。。。。。
多灿界域,百花齐放。
李明并没有去见雪魄女帝,却是化身一混沌仙人,进入多灿界域靠近无尽黑暗边缘处的一疆域内的混沌世界中。
“铁口直断,一卦千金!”统领莫大领土的的仙朝帝都中,却是出现了一位算命的老者。
在修行王朝的帝都,算命老者摆了个破摊子,每日以看相算命为生。
最初问津者少之又少,可其算命之准后却渐渐的令人追捧。
仅仅半年之后,算命老者已经打出‘每日三卦’的牌子,更是引起了仙朝修仙者的注意。
五年后,仙朝之主渡不过天劫陨落,皇子彼此争斗,被认为是散仙的‘神算子’卷入争斗,不幸亡于一天仙之手。
数十亿里外,李明正了正衣冠,正遥遥看向那帝都中的争斗。
“世俗仙朝,权利争斗倒也有趣。”
在李明的眼中,那等凡俗仙朝,最大的背景不过是些天仙,彼此凡俗争斗,为了夺取天仙之下,凡俗之上的王位也是无所不用其极致。
“不过这等玩弄权谋上位的皇帝,虽然不会太蠢,但也英明不到哪去。”化身擅卜算散仙老者的李明摸了摸胡须,“正所谓内斗内行,外斗外行。现在最有望皇位的三人,任何一个上台都算不上什么好事。”
目光一转,李明看向皇城内一酒楼中的小二。
这小二迎来送往,颇为油滑,不过却有后天境界的修为在身,甚至每日端茶送水,居然都练成一套不弱的身法。
至尊傲世 川gg、
逆天戰魂 紅燒魚
九幽記
不过让李明惊奇的是,这小二论血脉,居然是这仙朝的皇族子嗣—不是那种旁系不知道多少代的,而是非常直系的血脉。
而且这一点,这小二自己心里也非常清楚,虽然在酒楼中当个小二,实际上却精明清醒的很,甚至内心也充满了野心。
甚至李明顺着因果逆转时空去看他的过去。
星皇 沒有靈魂的人
十二岁以前是王府的小公子。
十二岁天崩地裂,八位地仙杀入王府。
一位元神境的老仆拼死把他带出王府,流落民间。
可那么小的年纪,为了躲避敌人的追捕,直接用刀在脸上划了一道毁容。
有野心,却不盲目。
心存怒火,心底也带有善意。
劍客行 古龍
甚至在这混沌世界中,他的气运之高都比拟一些天仙了。
“倒是个有趣的小子,气运汇聚,自身心性天资也都不错,如果一路成长下去气运还会不断提升,成真仙祖仙都有可能—当然,中途陨落也很有可能。”
“不过我指点他一步,倒是稳了—不过,还是得多点磨炼,否则就算踏上天仙也不容易再进一步。”
李明指点一点,一道流光融入睡梦中的小二体内,赫然是一卷法门,和一柄奇异神兵,同时留下一段话。
“小子,若是你能登上仙朝皇位,又修成天仙境,老夫便收你做个记名弟子。”
“红尘容易沉沦,亦是历练。”
酒楼小二‘虞尔’在睡梦之中,看见那往日常见的算卜老人‘神算子’。
神算这笑容慈祥,开口向他传法,赠下一柄神兵和法门。
睡梦中,他钻研法门,却感到无比震撼。
身为仙朝皇室的嫡系,他幼年时居在王府中,仙阶法门也算看过。
虽然后来遭难流落民间,甚至都不敢保全身份,可见识不会丢。
老者所传的是一条身法,却又仿佛包罗万象,仿佛一切尽在其中。以他的眼力来看,当年王府中那些法门和这一道法门相比,简直就是破铜烂铁和神兵利器,不,是和仙人法宝的区别。
有这法门,他感觉自己在前往地仙的修行之路都是一片坦途。
就是成天仙也都有一丝感悟。
“不过神算子老前辈不是卷入那三人的争斗,被天仙老祖斩杀了吗?怎么还能入我梦境传法而且说我坐上皇位,是知道我有皇室血脉,这消息除我之外根本没人知道!””
“是说有人假扮神算子前辈,还是说那位前辈根本是假死,随随便便就能骗过天仙老祖?神算子前辈岂不也是天仙,甚至更厉害的真仙?”
“不,按照那位前辈的口气,成天仙才有资格当他的记名弟子。还有那旷世法门,他至少应该是真仙,甚至可能是传说中的祖仙!”哪怕曾经是仙朝皇室的王府公子,他的见识也就知晓传说中的祖仙了。
但是就有限的认知,他也很清楚。
无论是真仙还是祖仙,甚至是超过自己认知的存在。
在梦中给他如此旷世功法的强者都完全不他能拒绝的—更何况他又何必拒绝?!。
“能成为一位真仙甚至祖仙大能的弟子,哪怕是记名弟子也是很了不起了。不过那前辈说,想要当他的记名弟子,首先就得登上皇位。”
“其实得到这法门,成天仙都有可能,我有何必在乎小小的皇位。”
“可前辈要我登上皇位,是说要我主动陷入红尘权谋之中历练。然后先得皇位尔后弃之?!”
“也罢,我之前已经打算去争一争这皇位了,不过我打算等踏入地仙后再徐徐图之!这前辈赠予我的法门,只能令我前进的脚步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