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鬼者傳奇
小說推薦御鬼者傳奇
“不想再吃苦头的话,就老实交代马面蠓魔在哪里。”
“啪!”说这话的时候,魔魈倏忽伸爪扣住了肥硕毒虫的脑壳,对方受惊之下,前额陡忽窜出几根尖锐毒刺,恶狠狠扎向魔魈手腕。
“小心!”见此情景,在附近的甲貅王和土宫蟾同时尖叫起来,魔魈却满不在乎的说道:“没事,就凭这狗东西还伤不了我!”
“唰唰唰!”下个刹那,魔魈手腕骤然被寒气裹住,“咔嚓!噗噗噗!”就只是眨眼工夫,对方前额的剧毒尖刺就被冰层抵住,随即震碎化为齑粉。
“哇哇哇哇!疼死我了!”
剧痛钻心,疼得肥硕毒虫发出歇斯底里的惨叫,魔魈随即将其摁在地上,“砰!”毒虫脑壳迸出几道裂痕,鲜血立刻飙溅出来,魔魈大吼道:“马面蠓魔在哪里?不说,爷爷就让你生不如死!”
鷹派大佬 紅色十月
“噗!”毒虫此刻痛苦之极,喷出一口血箭之后,这家伙立刻哆哆嗦嗦开口道:“我说、我说,只求招供之后速死,求求你,不要再折磨我了。”
無敵鹹鯤養成系統
“好,我先听听你说的是否属实。”
“是、是,马面蠓魔就在……”等到这肥硕毒虫说出对方所在的区域之后,关横对魔魈使了个眼色,它立刻将毒虫彻底冻住随手一甩,“啪!”对方登时摔在了岩壁上化为齑粉。
“走,咱们去找马面蠓魔那个家伙。”
“好啊,终于到了收拾它的时候。”
“我早就等得不耐烦了。”
要说最兴奋的几个,就是厚甲驼犀以及山甲兽它们了,这些火系异兽和蠓魔有深仇大恨,都巴不得找到对方,将其撕成碎片才好呢!根据那肥硕毒虫的招供,关横率领大家朝着古洞深处的某条岔路急匆匆而去。
与此同时,在另一边,古洞尽头的隐秘角落。
錢多多嫁人記(剩女啟示錄)
“可恶,看来尸变柳树妖和最后一批阻击敌人的毒虫都失败了!”
马面蠓魔只觉得自己的心怦怦乱跳,就知道此时此刻已经大事不妙,这家伙咬牙切齿,自言自语道:“终于要到了下定决心的时候了,是时候该动用‘那个东西’了!”
深吸了一口气,马面蠓魔自己心知肚明,对于古柳坟山最大的那个秘密,它远没有达到可以随意掌控的状态,那个东西,根本就是个不稳定、极容易狂乱暴走起来的怪物。
“就算是被对方把古柳坟山毁掉也好,总比落在敌人手里要强!”终于,眼中迸现寒芒的马面蠓魔下定了决心。
“嘿嘿嘿,不管是谁,想杀我蠓魔,你们就得做好一起陪葬的准备,哈哈哈哈——”古洞内赫然响起马面蠓魔歇斯底里的疯狂笑声。
“这边好像有声音传过了?”
“对对,我也听见了,没准就是马面蠓魔那个杂碎!”跑在最前面的厚甲驼犀与山甲兽不约而同叫嚷着,拼命飞奔起来,为的就是在第一时间找到蠓魔,宰了这个自己十分痛恨的家伙。
“噌噌噌!”三窜两跃间,大家就赶到了蠓魔应该逗留的区域,可它们左瞧右看,就是没找到对方的影子。
“怪了,莫非肥硕毒虫没说实话?”山甲兽如此说道。
“不可能!”听到这话,厚甲驼犀摇了摇头,大声道:“这四周围虽然没有对方的踪影,可是到处都蔓延着马面蠓魔身上那股尸臭味,我绝对不会辨认错的!”
“汪呜、汪呜!”此时此刻,尸犬之王也跟着低吼了两声,关横摸了摸它的脑门,开口道:“犬王也是这么说的,那就证明蠓魔就在附近,哼,它已经藏不住了,大家在周围找找……”
青澀花開,再見青春
“轰隆隆——轰隆隆——”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这么个工夫,不远处传来了巨大响声。
关横和大家互相对望,都感到有些诧异,甲貅王抢着说道:“莫非是马面蠓魔在搞事情?”
“有这个可能,走,咱们赶紧过去瞧瞧。”
……
与此同时,钻进古洞一个深坑,来到地底深处的马面蠓魔对着黑漆漆的深渊尖声笑道:“哈哈哈,就要醒了,‘这个家伙’就要醒了!”
“那些攻上古柳坟山的家伙,我要让他们统统死在这里,死在你的手上,嚯哈哈哈——”
狂笑的马面蠓魔已经开始歇斯底里,有些忘乎所以了,就在下个刹那,深渊内陡忽飘起一缕漆黑气息,倏地卷向蠓魔的一条腿。
“咯吱吱……”
傭兵冷後:朕的娘子不溫柔 蘇十柒
“不好!”直到自己的腿出现剧痛无比的感觉,蠓魔才意识到大事不妙,这个家伙身子一倾斜,眼看就要被拽进深渊内。
“去你的吧!”见势不妙的马面蠓魔一咬牙,恶狠狠砍断了自己那条被缠住的腿,而后骤忽振翅腾空而起。
这家伙尖声叫道:“血肉祭品不够多对不对?美味的家伙都在古洞内,你要想吃掉它们,就赶紧自己爬出来吧!”
“唰唰唰!”说完这句话的一刹那,马面蠓魔就像疯了似的振动翅膀,朝着远处急掠而去,瞬间丧失一条腿的它直到现在才刚到了深渊内那个怪物的恐怖,半刻也不想都留在此地。
然而这家伙却没有留意到,自己即便是砍断了那条被黑气缠住的腿,也没有完全摆脱这玩意,一丝看似不起眼的气息,已经附着在了兀自滴血的伤口上。
“嗷嗷嗷——嗷呜呜——”霎时间,撕心裂肺似的狂吼传出深渊,藏身于此处的怪物终于蠢蠢欲动了,这家伙挟裹威猛之势,一点一点沿着深渊侧壁往上攀爬着……
“声音好像就是从这个方向传来的,对吧?”若桃一边往前走,一边问身边的尸犬之王,狗子连连点头,关横他们在后面纷纷说:“喂,慢点走,我们都快追不上你了。”
“明明是大家动作太慢了,是你们该加快脚步才对。”若桃说着,还甩了甩手臂,得意洋洋的笑道:“如果我把你们甩掉,就自己一个人去抓马面蠓魔喽。”
“那可不行。”芫歆扬声道:“单独面对那个家伙有可能会出现危险,更重要的是,你不能甩掉咱们姐妹,自己独自一个人玩。”
“对呀,要对付蠓魔,咱们应该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