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玄幻小說 天唐錦繡笔趣-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心存戒備閲讀

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天唐锦绣
皇权至高无上,不容许有一丝一毫的亵渎、威胁,身为统兵大将却指挥部队围拢帝王所在之中军……这种事无论出自何等初衷,都很难被帝王所接受,因为这种举动已经严重威胁到帝王之安危。
若是李二陛下无恙,以他之心胸气魄,自然可以理解,亦可接受这种动机,可一旦李二陛下当真出了意外,那么程咬金很可能要背负一个“弑杀君王”之罪名。
不良校花爱上我
当然,这么做最大的受益者是太子,若太子能够顺利登基,一切都不在话下,程咬金非但无罪,反而有大功。
如若太子最终未能登基,那继任之君必然以此为借口将程咬金予以清洗,万劫不复……
嫡女医妃傲天下 空蝉浮舟
做出这样的决定,非但有“义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之气魄,更需置诸死地而后生之勇气。
李绩举起酒碗,慨然道:“知节时常自谦是以老粗,然则朝野上下饱学鸿儒不知凡几,却又有几人如知节这般深明大义、心系苍生?这一碗,我敬知节,饮圣!”
程咬金性格极其坚毅,一旦做出决定便再不纠结,哈哈一笑,道:“平常时候你这厮鸡贼得紧,每次喝酒都偷奸耍滑,想要灌你一回不容易。只可惜今日美酒不足,否则定要你趴到桌子下不可。”
两人砰碗,一饮而尽。
李绩放下酒碗,不以为然道:“我晓得知节酒量恢弘,只是我不好这杯中物,否则当真比拼起来,知节并不是我之对手。”
“啥?”
程咬金顿时瞪大眼睛,嚷嚷道:“娘咧!你若说书读的比我多,仗打得比我好,那我也就认了!居然敢吹牛酒量比我好?哇呀呀,这个不能忍,非得跟你大战三百回合不可,让你这厮知道厉害。”
李绩一脸古怪,看了看已经空了的酒坛子,再看看程咬金一脸不服,问道:“你该不会还藏着不少酒吧?”
程咬金心里一惊,忙道:“哪有的事儿?绝对没有。”
只这一坛子酒,李绩好歹也会念及大家颜面就此略过,不会深究。可若是被他知晓自己帐中还藏有好酒,以这厮执拗的性格,怕是非得不依不饶的派人搜了出来统统没收,然后还得全军通报,以军法惩戒自己……
李绩看着程咬金将脑袋摇得拨浪鼓一般,气笑道:“军法非同儿戏,你身为统兵大将,岂能带头违反、以身试法?今次不同你一般计较,可若是被我知晓你躲在帐中饮酒,甚至酒醉误事,那就休怪我不将情面!”
程咬金无奈道:“行啦行啦,知道你英国公公正严明,断然不会误事。”
没说不会“饮酒”,只说不会“误事”……
李绩无奈摇头,不再理会。
酒坛子空了,但是肉还有不少,两人就着滚烫的火锅,吃着肉聊着天,谈论着眼下辽东以及长安的各种形势。
别看两人之间以李绩为主导,程咬金性格似乎也大大咧咧粗枝大叶,但是李绩却知道程咬金对于政局有着自己独特的看法,每每能够切中要害,做出趋利避害之决定,所以对程咬金的意见亦甚为重视。
吃光了肉,又让亲兵沏了一壶茶,只是没喝上几杯,便听得外头一阵梆子声响,继而脚步杂乱,渐渐喧嚣。
已然到了五更天,四更之时火头军便生活造饭,此刻各军用餐,稍后天亮一些,便开始继续今天的进攻。
唐军风雪不辍,每日里都强攻高句丽军阵地,以此连续不断的给于高句丽军强大的压迫,打击其军心士气。
程咬金嘟囔道:“其实吧,若有水师参预此战,大抵在浿水冰冻之前便已经攻陷平穰城了,毕竟水师的火炮威力极大,一顿狂轰乱炸,高句丽哪里抵挡得住?大家都防备着水师,怕咱们的功勋被水师抢走,结果便是落得眼下这般困境,白白耗费无数粮秣辎重,每日里伤亡极大,却始终难以攻陷平穰城。”
李绩没好气道:“这等时候还说这话有什么用?事已至此,吾等唯有全力以赴便是。”
关陇、江南、山东,三方势力罕见一致的认为要将水师排斥在东征主力之外,大家分享东征胜利之战功,这种情况别说是他们两个,就连李二陛下不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千 與 千尋
房俊那棒槌最是不肯吃亏,不也照样老老实实的窝在长安……
时势如此,非单人所能抗拒。
纵然强行参预东征之中,怕是也要收到各方之打压排挤,别说捞取军功了,能够打一场胜仗、活着回到长安,都算是房俊有本事。
军中之倾轧,较之朝堂之上毫不逊色……
程咬金颔首,他也只是发发牢骚而已,当初各方势力将房俊及其水师排斥在外,他可是保持沉默的……
喝敢杯中茶水,起身欲走,今日固然不是他左武卫参战,却也要回到军中约束麾下,谨防意外发生。
忽然想起一事,走到门口又折返回来,蹙眉问道:“那长孙冲最近为何并无声息?”
长孙冲身在平穰城,并且李二陛下准许起戴罪立功可以重返长安之事,他们这些军中高层自然知晓。不过是一个犯下谋逆大罪的丧家之犬而已,陛下念在文德皇后的情份愿意网开一面,大家自然不会没眼力见儿的蹦出去反对,惹得陛下不快。
李绩道:“最近风雪肆虐,大军对于平穰城又是重重围困,想必平穰城内亦是严防皆备铁通一般,想要传递消息如何容易?”
程咬金想了想,低声道:“你在陛下身边参赞军机,总之要记得多多防备一些。”
李绩奇道:“你认为长孙冲非是真心实意戴罪立功?”
程咬金摇头道:“那倒未必,戴罪立功即可重返长安,难不成长孙冲那小子还想着留在平穰城当他的大莫离支女婿?只不过长孙冲固然可信,但渊盖苏文却非是易与之辈,焉能轻易让长孙冲盗取军事机密?万一渊贼将计就计,故意放出一个假消息,诱使长孙冲传回军中,进而中了渊贼之奸计,那可就麻烦了。”
李绩略一沉吟,这种可能的确是有的,他颔首道:“我记着了,不过长孙冲聪慧敏锐,就算渊盖苏文设有奸计,也未必会使得长孙冲上当。”
虽然如今乃是丧家之犬,可毕竟是长孙家当初最为杰出的子弟,身在敌营自当处处小心,让他中了渊盖苏文的计,可能性很小。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程咬金却嗤笑一声,不屑道:“屁的聪慧敏锐!不过是一个绣花枕头而已,你忘了那厮当初是如何几次三番被房二玩弄于股掌之间的?这人中看不中用,不能委以大事。”
他从来看不起长孙冲那等世家子弟,说就滔滔不绝天花乱坠,做就眼高手低稀松平常,这等人混在六部九卿还行,毕竟上下都有办实事的人,可若是让其单独委以重任,却实在是不靠谱。
更何况是此等攸关数十万军队的军机大事?
李绩郑重道:“放心,我会格外注意此事。”
程咬金不再多说,略微颔首,将身上的披风紧了紧,掀开门帘走了出去。
一股凉风席卷进来,吹在脸上使得李绩精神一振,虽然一夜未睡,却并未有多少疲惫,让亲兵打来温水简单洗漱一番,又吃了一碗粥,便将甲胄穿戴整齐,出了营帐,直奔李二陛下的中军大帐。
他身为宰辅,乃是军中理所当然的二把手,每逢战阵都要跟随在李二陛下身边参赞军机,甚至由他直接发号施令。
外头天色灰蒙蒙尚未全亮,北风席卷着残雪在营帐之间恣意飞舞,脚踩着积雪咯吱作响,一队队兵卒队列整齐的自伙房之中走出,直奔各自的阵地。
到了中军帐,李绩刚刚掀开门帘进入,便听得李二陛下很是欣喜的声音响起:“懋功来了,快来看看,长孙冲自平穰城传出的消息。”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