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異常樂園-第四十章 樸素審美觀、士兵七十九展示

異常樂園
小說推薦異常樂園异常乐园
来自至高存在本体世界的反抗同盟,与古神世界的原住民有着极其显著的差别,不单单局限于衣饰风格,更多的体现在精气神的不同。
古神世界的原住民几乎将负面情绪写在了脸上,愤怒、怨恨、彷徨、愚昧……性格如何,一眼就能看出大概,即便是余烬那便宜老师的悲悯姿态,也能轻易找到愁苦痕迹。
反抗同盟的人则不同,由于他们出身“高贵”,纵使霸拳那等上不了台面的普通史诗,也有着格外膨胀的强大自信。作为反抗同盟名义领袖的愚者先生,更不用说,自信到直接把造物主的老家——“原生海域”给霸占了。
但问题是愚者先生早已就霸拳事件,向余烬做出承诺,约束反抗同盟的人马,避免“苦难之路”受到影响。
怎么两天一过,便出尔反尔了呢?
余烬不动声色,看向那个面带微笑的从容男子,准备从对方身上获取反抗同盟的真实意向,结果那人似乎能看穿鸦嘴面具,主动向余烬投来了善意目光。
嗯?
“探查能力很强,境界或许达到尊者层次,根据穿着来看,似乎以枪械作为主战手段,再结合肩章上的仿红十字会标志,不会是个史诗医疗兵吧?”
余烬眉头一挑,却旋即挪开目光,因为眷者烈毒发火了。
“放肆!狂医的能耐是我亲自验过的,怎么会是坑蒙拐骗?蛇骷,你不会因为去了【病都】一趟,就不把我这个病村祭司放在眼里了吧?”
和酷寒之地一样,瘟疫之地各大据地的权力结构,也是以神教主祭、祭司为最高首脑,据地之主担任副手。不过性格强势的病村之主“蛇骷”,显然不是聚落之主那样的废柴,境界与担任病村祭司的眷者烈毒持平,两人一直以来摩擦不断,勾心斗角屡有发生。
只是,面对眷者烈毒的愤怒质问,嘴唇黝黑仿若深度中毒的蛇骷,却是怡然无惧,横了余烬一眼,随即请出了反抗同盟的那人。
“祭司大人,诸位医者,我来向大家介绍一下。这一位是【明日边缘·医疗团】的“士兵七十九”先生。在我去病都述职期间,主祭大人亲自接待了医疗团的所有成员,并邀请医疗团对瘟疫之地进行慈善救治。”
见眷者烈毒等人果不其然的对“慈善”一词表露不解,蛇骷故作姿态的解释起来:“嗯,所谓慈善,就是善意之举不收取任何好处。而医疗团的治疗能力是得到主祭大人高度赞扬的,祭司大人,您不会觉得自己的眼光要超过主祭大人吧?比起士兵七十九先生,您请来的这一位,确实有招摇撞骗之嫌。”
随着蛇骷的介绍,先前还对余烬连声称赞的八位医者,立时倒向了远在天边的疫病主祭,但他们并未公开赞扬士兵七十九,更未曾贬低余烬。
主要原因并非眷者烈毒依旧是实打实的病村老大,而是余烬的疫医扮相,更符合古神世界对“疫病神医”的朴素审美观!
一边是鸦嘴面具、暗纹黑袍、森白骨爪、幽光提灯,整个人都被严严实实的遮挡着,不苟言笑气质森幽,一边是太过超前以至于格外扎眼的“奇装异服”,浑身上下不见半点防护手段,轻浮表情更是找不出经验老到的痕迹,随便让哪个古神世界的原住民看了,都会向余烬请求医治。
而事实也确实如此,眷者烈毒请来的“上流”病患,眼里完全没有士兵七十九,即使他佩戴上了【祛毒圣徽】,一头淡金短发熠熠生辉,也无法将更多的视线,从余烬身上引走。
“哼!你们几个有眼无珠,有真正的专业医者在,看别人做什么?”
蛇骷不满现状,沉着脸指使几位病患,找士兵七十九解决疫病,结果却发现那几位病患的眼睛,还是难以从余烬身上挪开,便愈发恼怒的哼了一声。
房间中的气氛顿时变得凝重无比,眷者烈毒不发话,蛇骷又正在气头上,弄得那几个有些地位的病患,站在原地不敢动弹,眼里满是迷茫与不解。
真正的专业医者究竟是谁?
江湖忒多情 风一样的爱恋
沉默中,士兵七十九突然说道:“不用让我看了。”
“什么?这怎么能行?”蛇骷闻言,眼神一惊,“士兵七十九先生千万别动怒,您是主祭大人钦点的专业医者,整个病村都等着您来救治,无人能够妨碍您的慈善工作……祭司大人你说是不是?”
蛇骷猛地回头,视线再一次扫过余烬,最后看向眷者烈毒。后者得知士兵七十九的来历,便陷入了纠结之中,狂医的实力是他亲自检验过的,绝对过硬,主祭大人又是他极为崇敬的神教领袖,眼光断然要超过自己。
若是放在平时,疫病神医是他求之不得的存在,结果一下子来了两个,反而让他犯了难。
冷落了狂医,便难以将其招揽至尊神麾下,怠慢了士兵七十九,则有可能引发主祭动怒。
哪怕士兵七十九本人不在意,蛇骷这家伙也绝对会兴风作浪!
“难办啊,如果两位医者都不介意就好了,但狂医要是不在乎,那还能是狂医?看面相,士兵七十九也不是好相与的,像他这么自信的,我只见过寥寥几位,无一例外全都是霸道无双的人物……”眷者烈毒嘴里发苦眼中发涩,正准备硬着头皮打个圆场,却突然面色微变。
因为士兵七十九竟是微笑着解释道:“蛇骷村主误会了,我的意思是,病人已经好了,何必又让我多此一举呢?”
什么?
病人好了?
此话一出众人皆惊,尤其是那几个上流病患,愈发的迷糊起来,他们明明动都不敢动,怎么疫病就自己好了?
不过烈毒与蛇骷两位眷者,却是立刻发现了端倪,在几个上流病患的体内,果真感觉不到疫病气息,尽管那几个上流病患的轻微症状还在持续,但过不了多久,身体机能便可恢复如初。
嘶……奇怪!
蛇骷眉头紧锁疑惑不解,误以为新一轮的疫病散播出现了问题,但眷者烈毒立刻看向自始至终一言不发的余烬,眼神难掩激动之色,不由得大笑出声:“哈哈哈!不愧是狂医,居然在不知不觉中,就为我病村解决了难题!”
蛇骷深感奇怪的瞪了烈毒一眼,暗道你这不要脸的,怎么什么功劳都往自己身上捞?
紧接着,他觉察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便施展【疫病之眼】详加查看,当即发现淤积在六位传奇医者体内的难解疫病,竟然遭到引动,化作一条灰线,悄无声息的落入鸦嘴面具的鼻孔中!不仅如此,本应残留在房间内的瘟疫气息也早已消失不见,在他到来之前,便被余烬通通给吸走了。
嘶!
或许是因为精通蛇毒,蛇骷习惯性的张着黝黑嘴唇嘶了一下,暗自惊叹余烬的深藏不露。可随即发生的一幕,让蛇骷大为愤怒,他正打算认真审视余烬的深浅呢,疫病之眼却突然脱离掌控,刷的一下被鸦嘴面具给吸走了。
“可恶!”
“哈哈哈哈!”
蛇骷面色一变,眷者烈毒则笑得愈发灿烂:“你现在还敢说,狂医是来招摇撞骗的?”
“哼!”
蛇骷冷哼一声,不再对余烬的“专业性”展开质疑,但他并未就此作罢,依旧扯着疫病主祭的大旗,要求眷者烈毒委任士兵七十九担当主治医师。
由于新型疫病难以防治,治疗手段又极其匮乏,各大据地的治疗工作,都是在某一强大医者的牵头下展开的,最终往往要经过成百上千次的摸索,才能找出行之有效的解决办法。因此,尽管明知余烬和士兵七十九的医术都很高超,蛇骷还是习惯性的打算竖立核心,眷者烈毒同样在考虑这个问题。
可恰在这时,余烬和士兵七十九同时发话了。
“不必了,主治医师还是让士兵七十九先生来当吧,只要不妨碍我自由行动就行。”

“呵呵,既然我来晚一步,这主治医师便理应让给狂医阁下。”
话音落下,余烬再度看向士兵七十九,后者微微一笑,眼神仍然释放善意。其他人则被他们两个的谦让表态,弄得猝不及防,蛇骷想也不想便站了出来:“既然狂医有意让位,祭司大人就不要强求了吧?”
“此言差矣,你没听到士兵七十九先生,也被狂医的医术折服了吗?”眷者烈毒展现出了睁着眼说瞎话的极高境界。
余烬觉得这两个家伙的争斗实在无聊,便向疫病祛除的上流病患,叮嘱说道:“如果我所料不错,你们离开这个房间,还是无法避免疫病侵扰,尽管你们的体内,可能产生了些许的对应抗性,但依旧要面临一定程度的疫病威胁。”
大型疫病不是那么好解决的,余烬的疫医套装虽说比前两天强了不少,却还是只能吸收疫病因素,既无法研制疫苗,也弄不出特效药,除非他就住在病村,一遍又一遍的给人治疗,直到所有人都产生抗体。
“啊?那这……”上流病患们就好像做了次过山车,面孔立刻从欣喜变作恐慌。
蛇骷见余烬主动露怯,精神一振,就要趁势为士兵七十九争取权位,然而士兵七十九同样不喜被拿来斗争,当即对余烬说道:“疫病横行,几乎每一刻都会夺走一条生命,狂医阁下的能力,最是适合挽救濒死居民,而这恰恰是我的不足之处!不如狂医阁下便领了主治医师的位子,先去危险地带抢救病人,我则留在这里与几位经验老到的医者一起,尽快研究特效药物,争取让病村尽快摆脱此次疫病灾害。”
“这个办法好!”
眷者烈毒大声叫好,也不等余烬同意便当场拍板。蛇骷张了张嘴,打算说些什么挽回局面,却又意识到自己快要被众人孤立,索性闭起了嘴巴。
“就这么办吧,至于上层病患,如果着急的话,就找士兵七十九先生吧,相信他能轻松解决。”
感受到士兵七十九的善意愈发明显,余烬点了点头,也没再推辞,当即起身向门外走去。
他打算去疫情最糟糕的病村底部看一看,能挽救一些生命,终究是一件好事,再者任务要求的梦境果实,也最有可能藏在那里。
始终在埋头作画的木偶少女,一步不落的跟在余烬背后。眷者烈毒越来越希望余烬改信,又叫上了一位史诗医者,一并追出门去,好为余烬介绍状况。
嘎吱!
见房门开启又关闭,蛇骷忍不住对士兵七十九抱怨道:“先生何必谦让呢?您是什么身份,那个小子又是什么身份?主治医师就应该让您来当,毕竟主祭大人就是这么吩咐的。”
余烬一开口便暴露了年龄,当着他的面,蛇骷不敢拿岁数说事,人一走,口中就蹦出了“小子”。
士兵七十九似笑非笑的看向蛇骷:“我倒想问问,你觉得我是什么身份?”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出身高贵,来历不凡!必然是来自苦难罪域之外的好地方,容我猜一猜,莫非您是【世界之心】的大人物?”蛇骷清楚眼前之人实力如何,便表现得格外谄媚,而世界之心乃是古神世界的核心区域,是他能想到的最好的地方。
“呵,世界之心固然不俗,但比起我的家乡差了不止一筹。”士兵七十九淡淡笑道,立刻让房间中的其他人目瞪口呆,他们实在是想不出,古神世界能有哪个区域比世界之心还要好。
士兵七十九也不多做解释,跟着对愕然无比的蛇骷说道:“你讲得倒也不算错,我确实称得上出生高贵来历不凡,然而我的身份,比起你口中的那个‘小子’,根本不值一提!”
“怎么可能?”蛇骷大吃一惊。
莽荒 我吃西红柿
“呵,言尽于此爱信不信,另外奉劝你一句,不要招惹那位阁下,死亡与你的距离,从来都你想象的要近很多。”士兵七十九微微一笑,无视了突然失神的蛇骷,招呼剩下的七位医者赶紧研制特效药……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